政治“马蹄铁”两端碰面,意左右翼因“疫苗护照”抗议成同道中人?

【欧洲时报10月25日李非编译】有人说,政治会诞生出“奇怪的同道中人”。在意大利,连日来的反“疫苗护照”抗议,即针对政府制定的严格“绿色通行证”制度的抗议活动,证明了这句谚语的正确性。抗议活动将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工会主义者、新法西斯主义者和极端保守的天主教团体等迥然不同的团体团结在了一起。事实上,意大利的右翼和左翼之间曾有一段政治暴力的历史。在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所谓的“铅时代”(Years of Lead),数百人在冲突和恐怖袭击中丧生。至今,极左和极右势力之间仍不时出现一些小插曲。但对“绿色通行证”的抗议,似乎暂时弥合了一些人的分歧。这是一个有趣的转折,因为意大利经常被看作“政治实验室”,可以预见其他地方的政治趋势。

利用防疫带来的社会摩擦,意大利极端左右翼站在了一起

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Politico.eu报道,因为反对“绿色通行证”,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上周与米兰警方发生了冲突。而在罗马,新法西斯分子袭击了一座工会大楼和一家医院,造成数十名警察受伤。

有时,政治“马蹄铁”的两端会碰面。但在米兰的抗议活动中,无政府主义者与示威者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举着献给圣母玛利亚和圣毕奥神父的标语,后者是意大利倍受尊敬的圣者,这样的景象在意大利的超党派政治中非常不寻常。

10月9日,意大利罗马,当地爆发抗议活动,上千名示威者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推行的“绿色通行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罗马路易斯大学国际安全观察组织主任亚历山德罗·奥尔西尼(Alessandro Orsini),是极右翼调查报告Sacrifice.My Life in a Fascist Militia的作者。他表示,激进的左翼和右翼合作利用围绕政府防疫政策的社会摩擦,来破坏国家的稳定。

“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就这么做了。双方可以在有共同目标的情况下合作。”他还补充说,一些新法西斯组织也在设法隐瞒自己的身份,以免吓跑新成员,“这样一来,那些不是法西斯主义者的意大利人也成了同情支持者。”

而自从码头工人上周占领了的里雅斯特这个战略港口后,这里就成为了抗议运动的“首都”,激进的左翼占领分子和北部右翼极端分子都参加了抗议活动。的里雅斯特当局上周五禁止了另一场可能有2万人参加的示威活动,这些通常敌对的团体站在一起,让关于即将在罗马举行的G20峰会的焦虑情绪升级。

事实上,自10月15日起,意大利所有员工都必须接种疫苗或每隔几天接受一次核酸测试,这是欧洲最严格防疫措施的一部分。拒绝的人将被免职。

不过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意大利人支持防疫措施,并且超过80%的12岁以上的人都接种了疫苗。总理德拉吉的政府给出的理由是,疫苗将防止进一步封锁并保障经济复苏,意大利经济今年预计将增长6%。

“绿色通行证”是分散注意力的手段

即便“绿色通行证”似乎已被社会广泛接受,但反对者的指责依旧“响亮”。反对派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党称,“绿色通行证”等措施是分散人们对政府失败注意力的手段。德拉吉还面临着自己政府内部各党派的异议,右翼政党联盟的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和“五星运动”创始人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都在推动由政府支付新冠检测的费用。

而在议会外,一个直言不讳且兼收并蓄的的少数派仍然持怀疑或敌意态度。著名政治哲学家乔治·阿甘本(Giorgio Agamben)将“绿色通行证”描述为走向危险、压制自由的第一步。

参加抗议的各阶层活动人士都同意这一观点。桑德罗·布鲁泽塞(Sandro Bruzzese)是意大利无政府主义工会联盟的一名成员,他认为,“绿色通行证”是公共卫生措施私有化的一种方式,比如让那些不愿接种疫苗的工人自掏腰包进行冠状病毒检测。

桑德罗·佩斯科帕加诺(Sandro Pescopagano)是一位极其坚定的极左派活动家,他与的里雅斯特的码头工人一起抗议,并离开了Confederazione dei Comitati di Base工会,因为该工会没有充分反对他所说的以绿色通行证为代表的数字监控的威胁。现在,他已经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工会,名为Sindacato dei Popoli Liberi——自由人民联盟。佩斯科帕加诺说,他相信疫情只是一个借口,“绿色通行证”最终将被用来控制人们是否可以去某些地方。

10月15日,工作人员在意大利罗马一处工作场所入口检查员工的新冠“绿色通行证”。(图片来源:新华社)

而脱离工会的工会成员也与政治传统截然不同的激进分子站在了一起。医生达里奥·贾科米尼(Dario Giacomini)曾是2013年新法西斯组织Casapound的议会候选人,目前正在与新成立的的里雅斯特抗议组织委员会的工会领导人合作。对他来说,“绿色通行证”是“一种歧视工具”,毫无用处,因为“它不能证明健康状况”。

分左右翼“过时”了,“我们都是为了自由”

在意大利这种新的环境下,只要目标一致,旧的政治派别似乎不那么重要了。现在自称不关心政治的贾科米尼说,分成左翼和右翼的旧政治“已经过时了”,“在我这里,他们一直都很受欢迎。因为我们都支持自由。”他说。

佩斯科帕加诺也同意这一点。他说,最近在的里雅斯特,有许多人从‘政治光谱’的两端走到一起,“我们不在乎这些,只要我们有反对独裁政权的共同愿景就可以。”

但并不是所有的左翼抗议者都张开双臂欢迎右翼人士。布鲁泽斯说,他“永远不会与右翼抗议者一起参加示威”。

“我们和他们之间有一条鸿沟,”他说。“我们不利用绿色通行证,也不利用疫苗。”

考虑到自己的形象,一些抗议组织者试图与极端组织保持距离。新法西斯分子在罗马的抗议活动就是由律师爱德华多·波拉科(Edoardo Polacco)组织的,他否认这场运动中有任何极端分子。“左翼或右翼的意识形态已经不复存在,”他说,“我们的运动是无关政治的,是横向的。”

眼看G20峰会本周即将在罗马召开,身为安全专家的奥尔西尼表示当下的社会风险很高,当局将急于避免2001年八国集团热那亚峰会的重演。当时,反全球化和无政府主义骚乱以及随后的警察暴行给会议蒙上了阴影。“当局一定不能放松警惕。”他说。

(编辑:秋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