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商业景气指数连续4个月环比下降

10月25日,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德国10月商业景气指数从上月的98.9点降至97.7点,为连续第四个月环比下降。

行人从德国首都柏林的一家商场旁走过。(图片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报道,数据显示,构成商业景气指数的4项指标中,除建筑业指标环比上升外,制造业、服务业和贸易指标均环比下降。

伊弗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菲斯特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受访企业对行业经营现状满意度有所下降,对未来前景的担忧情绪显著加重。供应问题正对德国企业构成挑战,制造业产能利用率正在下降,这些因素阻碍德国经济复苏。

伊弗商业景气指数被认为是德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对观察德国经济形势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编辑:李非)

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落幕 为国际出版业复苏带来希望

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10月24日落下帷幕。这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法兰克福书展首次在线下举行。自19日开幕以来,书展共吸引来自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的约7.4万名图书和出版业界人士和参观者。

新华社报道,主办方介绍,去年法兰克福书展因疫情改为线上展览,今年由于疫情防控措施限制,本届书展总参观人数较2019年减少逾七成,参展商数量也由2019年的7400多家锐减至2000家左右。尽管如此,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出版行业展会,法兰克福书展今年恢复线下举行给国际出版业复苏带来希望。

10月19日,嘉宾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阅读书籍。(图片来源:新华社)

本届法兰克福书展以“重新连接”为主题。法兰克福书展主席于尔根·博斯表示,本届书展标志着一个新的开始,虽然受疫情影响,但书展的举办效果超出了主办方预期,也反映了图书出版行业的韧性和创造力。“在展厅里,人们可以真正感受到重新相聚的喜悦。”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组织51家中国出版单位,通过“中国出版”联合展台,将1000多种、近1500册精品出版物带到本届书展。中国外文局(中国国际出版集团)也携600余种精品图书和期刊亮相本次书展。

第74届法兰克福书展将于2022年10月19日至23日举行。

(编辑:李非)

熟练工人短缺现象严重 德国经济复苏面临威胁

【欧洲时报10月25日文耕编译】虽然相较于英国情况要好得多,但德国也存在巨大的人才缺口。根据德国联邦劳动局的数据,目前德国共缺少约120万劳动工人,尤其是训练有素的熟练工人。为此,需要有针对性的技术工人移民。

德国熟练工人严重短缺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根据德国联邦劳动局(BA)的说法,德国正遭受工人短缺的困扰,尤其是熟练工人。“目前共缺少约120万名工人,其中2/3是熟练工人,”联邦劳动局主席舍勒(Detlef Scheele)说。

另据德国经济研究所(IW)的最新数据,在约70个职业中已经出现熟练工人短缺现象。专业社会教育工作者缺口最大,为1.83万人。其次是老年人护工(1.79万)和护理人员(1.67万),两者缺口相当。上榜职业还包括建筑电工(1.55万人)、管道、暖气和空调技术人员(1.32万人)以及卡车司机(6700人)等。

德国经济研究所还特别关注了卡车司机。最新数据显示,35岁以下的司机只占13.6%。因此,专业司机后继乏人。“这将减缓未来的经济复苏,”研究所的专业技术人才专家伯斯特德(Alexander Burstedde)警告说。现在必须采取对策,“否则,我们将面临和英国一样的威胁。”

“我们需要有针对性地移民”

为解决熟练工人短缺问题,德国联邦中小企业协会呼吁从国外移民中引进更多熟练工人。“我们需要有针对性地移民,重点是专业技术工人,”协会负责人杰格(Markus Jerger)说。“由于缺乏熟练工人,许多公司已经不得不拒绝订单。”

对于学徒制岗位来说,情况也同样糟糕。“德国有390多个公认的须经培训上岗的职业,但几乎所有培训班都缺乏新学徒。在2020学徒年伊始,近6万个学徒名额出现空缺。”

根据杰格的说法,MINT行业(数学、计算机科学、自然科学和技术)、医疗保健护理行业和手工业尤其严重缺乏熟练工人和受训人员。没有熟练工人,企业家也缺乏潜在的接班人。在最坏的情况下,公司面临倒闭威胁。杰格说,这尤其会影响家族企业。

(编辑:秋狸)

德国为商业展会重启提供疫情保险 保额可达6亿欧元

据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为帮助德国展会行业复苏、使商业展会组织者更好地管理风险,德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制定了一项保险计划以补偿被取消的活动。即日起,德国商业展商可以申请投保金额最高达6亿欧元的新冠疫情保险。

中新社报道,德国是世界领先的商业展会目的地之一。官方数据显示,德国在疫情前每年可吸引约1000万参展者来参加包括法兰克福国际车展(IAA,现为慕尼黑国际车展)、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和Medica等在内的重要国际展会。受疫情冲击,原定于2020年3月至该年年底举行的展会中有75%不得不取消,造成420亿欧元经济损失。

在被迫改为举办在线展会一段时间后,德国的线下展会如今正逐步回归。目前,德国所有16个联邦州都已允许在严格实施防疫规定的基础上恢复举办现场展会,预计到今年年底将举办110多场活动。日前闭幕的全球最大书业展览会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便是最新一例。

据介绍,为进一步刺激该行业,德国政府还将拨款2000万欧元,用于补贴中小企业,帮助它们参加商业展会。

“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该领域在经历了充满挑战的一年后得以重启。”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投资咨询部负责人哈提希(Achim Hartig)表示,博览会和商业展览在德国经济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参展商和参观者每年可带来145亿欧元的收入。该行业对经济生产的总体影响折合280亿欧元。“我们非常欢迎所有严格按照卫生标准举行的商业展会。”

(编辑:李非)

德国疫情持续反弹 7日内每10万人发病率再次破百

根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当地时间10月23日公布的最新数据,德国7日内每10万人发病率6个月以来首次超过100,上周同一时间的发病率为70.8。

在德国首都柏林,戴口罩的行人从街头走过。(图片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报道,在过去24小时内,德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145例,上周同一时间为10949例;新增死亡病例86例,而上周同一时间为75例。

在德国各联邦州中,图林根州目前的7天发病率最高,为206.3,其次是巴伐利亚州,为163.7,萨克森州为159。发病率最低的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为52.4。除发病率外,德国每10万人住院率也在上升,截至22日为2.68,比前一日上升了0.23。

鉴于新增确诊病例数不断攀升,德国社民党秘书长克林贝尔敦促民众保持谨慎。克林贝尔强调,下一步的防疫策略和措施应该由联邦议院投票决定。

目前,是否应该在11月25日结束自去年3月开始的“全国性疫情状态”在德国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近日来,各联邦州呼吁联邦政府继续制定全国统一的防疫措施并确立相应的法律基础。

(编辑:李非)

德国“红绿灯”组合正式谈组阁 新总理有望12月初上任

德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自民党)21日正式启动组阁谈判,讨论联合组建新政府事宜。由于这三个政党的代表色分别为红色、绿色和黄色,它们被称为“红绿灯”组合。

新华社报道,参与谈判的官员说,三党希望11月底前完成谈判,并于12月初推选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出任新总理。

9月27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的社民党总部,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奥拉夫·朔尔茨出席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选举委员会15日公布上月举行的联邦议院(议会下院)选举正式结果:社民党获得25.7%的选票,排名第一;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得票率24.1%,排名第二;绿党和自民党得票率分别为14.8%和11.5%,排名第三和第四。

社民党和联盟党都希望与绿党和自民党结成联盟,从而在联邦议院占据过半数议席,获得组阁主导权。本月早些时候,社民党与绿党和自民党就联合组阁启动三方“试探性”谈判。

按路透社说法,社民党和绿党执政理念相近,而自民党与两者差异较大,尤其在经济和财政政策方面。

经过多日艰难磋商,三党将谈判成果汇总成长达12页的组阁“路线图”,内容包括气候保护、税收和最低工资等政策。三党将以这一方案为基础展开正式组阁谈判。

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正式组阁谈判开启,意味着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在组阁大战中处于劣势。

社民党秘书长拉尔斯·克林拜尔21日告诉媒体记者,22个专家政策工作小组将于27日开始谈判,三党希望这些小组在11月10日前汇报结果。

自民党秘书长弗尔克尔·维辛说,先前的“试探性”组阁谈判令人鼓舞,他对三党联合组阁有信心。

另有一些参与谈判的官员对正式组阁谈判获得成功表示乐观。他们说,各方希望在12月第二周推选朔尔茨为新总理。

如果朔尔茨按照上述时间表出任新总理,意味着默克尔将无法打破前总理科尔的纪录,不会成为德国二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两者任期长度将仅相差数日。

本月早些时候,默克尔被问及德国能否在圣诞节前完成组阁。她回答,她将留意谈判各方表态,但“我不能说什么,组阁事宜掌握在谈判者手中”。

至于新内阁人选,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21日晚出席德国电视二台一档政治节目时说,各方尚未开始讨论这一话题。

德国媒体本周早些时候报道,自民党一些高层认为林德纳应在新内阁出任财政部长,这引发绿党方面不满。虽然林德纳暗示自己对这一职务感兴趣,但他反对做这类猜测。

(编辑:李璟桐)

飓风席卷德国大部,交通阻塞财物受损,北部面临洪水威胁

本周四(21日),今年秋季的第一场风暴“伊格纳茨”(Ignatz)席卷了德国大部分地区。据德国气象局数据,此次风暴在德国自西向东移动,风速峰值甚至超过每小时100公里,造成了严重破坏。德国多处交通阻塞、树木倒伏、财物受损,还有个别人员在风暴中受伤。

在此次风暴中受灾最严重的是德国中部。由于被风刮倒的树木损坏了电线,德国中部电网公司下午宣布,勃兰登堡州、萨克森州、萨安州和图林根州等地约有50000户人家因此断电。发言人表示:“所有员工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争取尽快恢复供电。”

风暴还导致了图林根州、萨克森州和萨安州的区域铁路交通一度中断,全国范围内也有许多火车班次遭遇延误或取消。在北威州,长途交通在今天早晨曾完全暂停,直到中午才开始部分恢复,但一些重点路线如科隆-法兰克福线当时仍处于中断状态。此外,萨尔州、黑森州、莱法州、巴符州和巴伐利亚州也受到了影响。

德铁一位发言人表示:“数百名员工正在努力清除轨道上的树木和其他障碍物,修理架线并记录损坏情况。”想要推迟行程的乘客,可以在风暴结束后的7天内兑换所预订的车票。

在巴符州的沃尔克斯巴赫,森林边缘有一棵树被吹倒,一名64岁的老人因此受了重伤;在萨安州哈茨山,一名59岁司机的车也被树砸中;一位22岁女性在下萨克森州31号高速公路上因风势过猛失去对车的控制、冲出车道发生事故;在北威州,州政府在初步评估中登记了约370次消防行动和36起交通事故,其中4人受轻伤。

一场龙卷风在基尔附近的施文蒂嫩塔尔镇(Schwentinental)造成了严重破坏。据消防部门负责人称,飓风留下了一条约100米宽的“毁灭之路”:几座房屋严重受损、树木倒塌、汽车被埋在下面,所幸无人受伤。

联邦海事和水文局还警告称,北海、威悉河、易北河地区下午和晚间将迎来风暴潮。水文局称,北海沿岸的洪水将达到1.0至1.5米,而威悉河和易北河地区的洪水将比洪水平均水位高出约1.5米,汉堡水位将在今晚6点左右达到峰值。并且不能排除明日还有更进一步的风暴潮的可能性。

新闻“全欧了”:大选失利后,德国联盟党又陷议会换座危机

【欧洲时报网】德国自民党希望在联邦议院远离选择党,并靠近绿党和社民党。而这只有通过与联盟党交换座位才能实现。但联盟党拒绝了自民党的要求。那么,德国议院的座次安排有何讲究?不同议会形式又对政治产生了哪些影响?

随着新的立法期的到来,德国联邦议院席位座次之争再次暴发。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2017年大选后,自民党已经申请在议院与联盟党交换座位。目前,从联邦议院主席的位置看,选择党一直坐在最右边,旁边是自民党,然后依次是联盟党、绿党、社民党和最左边的左翼党。此次联邦议院选举后,自民党再次提出调整席位安排的动议,但遭到了联盟党的拒绝。

德国联邦议院目前座位演示图。(图片来源:德国《世界报》网站截图)

德国爆发议会座次争论

10月19日,联盟党公开反对改变座位次序。联盟党议会常务董事穆勒(Stefan Müller)表示,“联邦议院的座位安排不应是一个可以随意转动的旋转木马。没有决定性的理由改变熟悉的座位安排。”另一位议会常务董事施尼德(Patrick Schnieder)则认为,将反对派挤到边缘席位的想法闻所未闻,当前的顺序具有“悠久的传统”。但一位党团领袖透露,“座位的安排是有政治性的。”尤其是正值红绿灯联盟组阁谈判之际。

自民党将自己视为“政治中心的一股力量”。一方面,自民党希望通过其动议,与新伙伴社民党和绿党组成必要的多数以反对联盟党。另一方面,三个红绿灯政党想要给人一种他们正在组成一个中间派联盟的印象。如果他们占据了联邦议院的中间席位,这一事实将在视觉上得到强调。

对于自民党而言,此举也有象征意义。不少自民党人认为,自民党是市民阶级的中间派政党,而联盟党将自己定位为中右翼政党。且自民党和社民党、联盟党以及绿党都有合作,因此,社民党和联盟党之间必须有自民党的席位。

德国联邦议院座位图。(图片来源:德国新闻网站截图)

此外,在过去四年中,自民党议会党团对自己的“邻居”选择党没什么好印象:不利的形象、冒犯性的言论、不受欢迎的接触企图。但在媒体上很难辨识党团边界,选择党和自民党总是一起出现在电视画面中。

座次调整需要德国联邦议会的“元老会”(Ältestenrat)做出决定。目前社民党和绿党都未予置评。

议会形式和座次的政治意义

作为政治载体,所有国家的立法机构及其举行全体会议的场所都极具政治象征意义,并对各国的治国理政方式产生影响。美国《华盛顿邮报》曾刊登研究文章,将联合国193个会员国所谓的议会大致分为半圆形、对坐长凳、马蹄形、圆形、课堂形式五类。

最常见的议会形状是半圆形,可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19世纪,欧洲新成立的民族国家均采用半圆形来建造其立法机构。然而与希腊设想背道而驰的是,在新成立的欧洲民族国家里,这种建筑形式不是鼓励平民政治,而是为了鼓励代议制精英达成共识。德国、法国、西班牙、瑞士等国采用的都是这种形式。在半圆形的议会厅里,议员们融入一个整体中,政党也多按照左右派政治光谱列席。但也有例外,比如在奥地利,国民议会的席位安排与政党的政治方向无关。社会民主党的SPÖ坐在左边,保守的ÖVP坐在右边,而右翼民粹主义者FPÖ传统上位于中间。

法国议会座位图。(图片来源:Twitter截图)

第二种类型是对坐长凳式,代表国家有英国和加拿大。这种布局鼓励双方直接面对面,适合英国政治两党制。它可以追溯到13世纪圣斯蒂芬教堂的条凳,英格兰国王在那里第一次召集了可称之为议会的会议。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支持议会采用这种“对立长凳模式”。他说,英国人想要的辩论厅正是这样一个“可以以自由、便利方式辩论的地方”。英国议会席位也不是按照左右翼分配的,而是按照党派的议席多少。

英国议会座位图。(图片来源:Twitter截图)

马蹄形兼顾了前两种类型。和对坐长凳式一样,这种样式也出现在许多英联邦国家,包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南非等。圆形议会比较少见。世界上只有九个议会是在这种布局下开会的。第五种类型是课堂形式,即议会成员在整齐划一的一排排座位上坐好,目光集中于大厅里的发言人。

不同的议会形式诞生于特定的文化背景,具有敏感的政治意义,并反过来对该国政治产生着影响。如果红绿灯联盟最终成为现实并决定更换座位,对联盟党而言,无异于又一沉重打击。

(编辑:文耕)

法兰克福书展恢复线下举行

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19日开幕。本届书展以“重新连接”为主题,共吸引约8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家展商参展。去年书展因新冠疫情改为线上展览,本届恢复线下举行。

10月19日,嘉宾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阅读书籍。(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自新华社)

10月19日,嘉宾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阅读书籍。

10月19日,法兰克福书展主席于尔根·博斯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

10月19日,法兰克福书展主席于尔根·博斯(右一)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

10月19日,嘉宾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阅读书籍。

(编辑:南烛)

德国或将取消“全国疫情状态” 多州呼吁统一防疫规则

德国媒体20日报道,德国可能取消“全国疫情状态”,这引发了部分联邦州的担忧。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萨克森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和图林根州等多个联邦州呼吁联邦政府继续执行全国统一的防疫规则。

北京央视网报道,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卫生部长霍赫表示,在11月份取消所有防疫措施是“不现实的”,联邦政府应该有一个“有序、统一的过渡安排”。柏林市长穆勒也明确反对在11月底结束“全国疫情状态”,他指出,在疫情真正缓和之前,结束“全国疫情状态”需要更长的时间。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18日公开表示,支持在11月底结束“全国疫情状态”。“全国疫情状态”是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制定并执行防疫法规和防疫措施的基础,自2020年3月起生效,目前有效期至2021年11月24日。

施潘的表态引发了各界人士发表不同的意见。德国法定健康保险医生协会和德国医学协会等对这一提议表示欢迎,而德国患者保护基金会和部分卫生专家则表示反对。社民党健康卫生专家劳特巴赫指出,结束“全国疫情状态”会释放错误的信号,同时也低估了冬季的感染风险,联邦政府想要结束疫情紧急状态,就必须在接种疫苗、降低发病率和保护儿童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功。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