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终结:德国为默克尔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

【欧洲时报德国版实习编辑杜浩综合报道】12月2日晚,德国联邦国防军在柏林为即将卸任总理的默克尔举行了隆重的军乐告别仪式。在军乐、仪仗队和火炬的陪伴下,默克尔发表了7分钟的简短讲话,正式宣告了一个时代的落幕。

12月2日晚,德国联邦国防军为默克尔举行军乐火炬告别仪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军乐告别仪式是德国联邦国防军最隆重的典礼。仪式上,手持火炬的士兵列队行进,并由军乐队奏乐。按照惯例,德国联邦总统、总理和国防部长在卸任时都有资格享受这一崇高的礼遇。卸任者可以挑选自己心仪的乐曲并由军乐队演奏。

除了宗教歌曲《上帝,我们赞颂你》外,默克尔还点了一首德国影星希尔德加德·克内芙(Hildegard Knef)的名曲《让红玫瑰如雨般落下》以及歌星妮娜·哈根(Nina Hagen)的《你忘了拿彩色胶片》。第三首曲子尤其耐人寻味:这是一首诞生于1974年的东德歌曲。像默克尔一样,妮娜·哈根也来自东德。

从东德走出来的默克尔,毫无疑问地创造了历史。作为德国的第一位女性总理,默克尔经历了长达16年的执政生涯。如她在演讲中所说,过去的16年“忙碌而充满挑战”,这是对她“政治和人性的考验”,但也让她感到充实。她用“感谢”和“谦卑”形容了告别时的心情:“在我被允许如此长时间担任的这一职责面前,我感到谦卑;而对于我得到的信任,我深表感谢。”

金融危机、难民问题、气候变化以及新冠疫情──默克尔在讲话中历数的各种挑战,恐怕也是她执政经历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无论默克尔还有多少壮志未酬,这些挑战都不得不留给她的“接棒者”:至少眼前的新冠疫情,已成为下任政府所面临的主要课题。在讲话中,默克尔提到:“上午我还在和各个州长一同参加防疫峰会,几个小时后我却来参加告别16年总理生涯的典礼。”显然,因为新冠,我们正身处一个“不可思议”的时代。

不管时代的车轮驶向何方,默克尔都要“到站下车”了。16年总理任期的是非功过,恐怕还是要留给历史评说。不过,在这个具有代表性的时刻,不少人可能已忍不住为默克尔总理生涯的这份答卷打出自己心目中的评分。“每日新闻”的评论指出,正是默克尔的危机管理能力使得德国保持了经济的强劲和政治的稳定,“德国今天在世界上赢得尊重,也多亏了默克尔的贡献。”曾经激烈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霍斯特·西霍费尔(Horst Seehofer)也称赞默克尔是“属于欧洲的政治家”。还有媒体表示,德国不久就会出现以默克尔命名的街道和广场。

那首《让红玫瑰如雨般落下》中,歌词第一句是“16岁时,我悄悄地说,我想要一切,或一无所有”,歌的结尾则是“让红玫瑰如雨般落下,让我邂逅新的奇迹,让我开启新的历程,来吧,还在等待我的一切。”当军乐队演奏起这首歌时,默克尔的眼中已满是泪花。如果这首歌果真传达了默克尔离任之际的心境,那么,在这位67岁的老人心中,恐怕还存有未竟的梦想和未完成的期待。

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GermanReport

(编辑:赵筱)

德国隆重举行军事仪式告别默克尔

德国联邦国防军12月2日晚在柏林为即将卸任的总理默克尔隆重举行军乐告别仪式。

军乐告别仪式上的默克尔。(图片来源:德国《世界报》网站截图)

中新社报道,军乐告别仪式是德国联邦国防军最高级别和最隆重的一种典礼。仪式上,士兵会点燃火炬、列队行进,并由军乐队奏乐。按照惯例,德国总统、总理和国防部长卸任时会得到这样的礼遇。今年10月13日,德国为从阿富汗完成任务回国的德国士兵亦举行了这一仪式。

由于德国当选总理朔尔茨预计将于12月8日宣誓就职。当晚的讲话被视作默克尔在其十六年执政生涯结尾发表的最后演讲。

默克尔强调,十六年的总理生涯是“忙碌和充满挑战的”,不仅从政治上,从人性上也给她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并总是将她的时间填得很满。她用“感激”和“谦卑”来概括自己告别总理一职的心情:“在我如此长时间地履行的职责面前,我感到谦卑。对我所受到的信任,我表示感激。我总是认为信任是政治领域最重要的资产,而信任绝非随手可得,因此我要表示衷心的感谢”。

默克尔在讲话中感谢了德国的医护人员、援助组织和联邦国防军在新冠疫情期间的付出。她同时批评了围绕疫情的阴谋论,并呼吁国民保持团结和信任。

默克尔特别感谢了与其共事的同事们、家人,并感谢即将离任的国防部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和联邦国防军组织了此次告别仪式。她同时祝愿即将接棒的朔尔茨和下届德国政府一切顺利。她表示,自己确信,如果“带着内心的愉悦从事工作”,那么德国将能够很好地塑造其未来。

(编辑:文耕)

德国医生自制新冠疫苗 接种者超过2万人

【欧洲时报12月3日白劼编译】近日,在德国吕贝克机场,当地警察制止了一起大型非法疫苗接种事件。吕贝克警察局和秩序管理局官员表示,被查获的疫苗并未获得上市许可,因此违反了药品管理法。

德国“焦点在线”报道,在警方赶到前,已经有50人进行了接种;在警方赶到涉案地点后,逮捕了80人。期间还有人不断涌向接种地点,约有150名待接种疫苗者被拦截在了机场大厅。

大厅的一间办公室被专门改成了接种室,警方查封了疫苗试剂、使用过的针头和接种名单。

而值得注意的是,吕贝克机场的所有者正是颇具争议的企业家、医学博士施托克(Winfried Stöcker)。他去年表示,已经研制出一款简单高效的新冠疫苗。

施托克并非免疫学领域的门外汉。4年前,他以12亿欧元的价格出售了其公司“欧洲免疫学实验诊断股份公司”,随后用所得款的一部分,在吕贝克附近成了他的私人免疫实验室。

据施托克本人称,在2020年5月,也即疫情暴发后不久,他已经实现了惊人的成就:研发了一种新冠病毒抗原,它高效、易于保存,而且便于生产。他曾自信地表示“不到几个月,德国全国就能使用这款疫苗。”

施托克对媒体表示,11月28日有107人接种了他研发的疫苗,“还有600人排队等候。”此外他还称,目前已经为2万人接种,期间出现了10例不良反应。但报道称,这一数据的真实性不得而知。

为了节省时间,施托克并未申请官方许可,放弃了在动物体内进行的毒性测试,放弃了临床测试,而是对自己进行了多次注射,这对人体或产生何种影响,不得而知。

8个月后,施托克骄傲地表示,他已经用自己的抗体完成了“超过百次的接种。”此外他还称,自己在6个月内研发了高浓度抗体,且无副作用。

11月22日,人们在德国首都柏林一辆“疫苗巴士”前排队等待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编辑:刘涛)

德国推出史上最严防疫措施!零售业执行2G规则,推行疫苗接种义务

为应对德国当前的新冠形势,看守总理默克尔、候任总理朔尔茨及各联邦州州长于本周四(12月2日)进行了新一轮的磋商。在这场“抗疫峰会”中,联邦及州政府达成了统一意见:只有更严格的防疫措施才能“救德国”!

对于峰会确定的防疫措施,用“史上最严”来形容都不过分。那些至今还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更多的不便:根据新的决议,除非已接种疫苗或已痊愈,否则私人聚会只能限于一个家庭单位,最多只能有2名来自其他家庭单位的人员。此外,餐厅、电影院、剧院和其他休闲场所都将统一实施2G规则;同时,这些场所也可以适用2G+的规则,即要求持疫苗证明或痊愈证明的人也必须接受新冠检测。

更受瞩目的是,德国的零售业也将统一适用2G规则,而不再取决于当地的感染率,但满足日常需要的商店(超市、药店等)除外。这意味着未接种疫苗的人将被剥夺“逛街血拼”机会:这类人哪怕有阴性检测证明,也不能愉快地逛街了。

对于各种文娱活动,决议要求,除了适用2G规则和口罩义务外,室内活动的参与者必须限制在50人以内,室外活动的参与者必须限制在200人以内。如果感染率突破350,那么私人活动(如婚礼)也必须接受上述限制。对于足球比赛等大型活动,占座率只能在30%到50%,室内和室外最多容纳的观众数量分别为5000和15000。决议指出,感染率高的联邦州应尽可能取消各种活动或举办没有观众的“幽灵比赛”。这表明,上周5万球迷齐聚科隆足球场的“盛况”暂时不会再出现。

联邦及州政府还一致明确,应交由联邦议院表决是否推行一般性的疫苗接种义务。早前,候任总理朔尔茨已公开表达了赞同疫苗接种义务的立场。即将卸任总理的默克尔表示,应当由道德委员会在年底前就疫苗接种义务的可行性提出建议,然后由联邦议院进行辩论和投票。默克尔的这一表态和她之前不会强制人们接种疫苗的承诺已是大相径庭。

若疫苗义务成为现实,那些拒绝打疫苗的个人将面临巨额罚款。然而,打完两针疫苗的人也并非“高枕无忧”了。联邦及州政府认为,应当确定一个疫苗证书的有效期限。默克尔指出,欧盟正考虑将这一期限确定为9个月。

推行强制接种义务、更大范围的2G规则以及更严格的接触限制,联邦及州政府这轮磋商的决议可谓是疫情以来德国打出的最重磅的一拳。相比而言,决议中类似禁止新年前夕燃放烟火爆竹的规定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这轮磋商也再次让人们看到了德国防疫政策的起伏不定。在疫情持续严峻、新变种的威胁仍不明朗的当下,政治家们也不再在乎什么言行一致了。

也许是为了辩护这一不同寻常的决议,默克尔表示:“我们得理解现在的情况有多么严重。”显然,即将在下周正式卸任总理的她,也不想留给下届政府一个抗疫的烂摊子。参与策动这一史上最严格的防疫措施,或许是默克尔留给德国的最后贡献。

疫情形势严峻,德国政府计划收紧防疫措施

【欧洲时报12月2日文耕编译】为打破第四波新冠疫情浪潮并控制迅速增加的感染人数,11月30日,德国联邦和州政府原则上就更严格的新冠防疫规则达成了一致。12月2日周四,看守总理默克尔、准总理朔尔茨和16位联邦州长召开联邦-州疫情峰会,并收紧此前的防疫措施。而准总理朔尔茨主张接种疫苗。

联邦-州会议将紧急磋商防疫措施

综合德新社、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根据会议草案,全国范围的2G规则将扩展到零售业,例外情况仅适用于日常需要的商店,如超市、药店等。大型活动和文化休闲设施也将适用2G规则,必要时还将进行核酸检测(2G Plus)。足球比赛的参与人数尤其将受到严格限制,但尚不清楚是否会实行普遍的“幽灵比赛”。高感染率地区的娱乐场所面临关闭,但餐厅可能会暂时保持营业。在学校,所有年级都应该有口罩要求。

11月25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人们在一处新冠疫苗中心外排队等待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外,会议还将就疫苗接种相关问题做出决定。根据草案,到圣诞节前将进行3000万次第一剂、第二剂和加强疫苗接种。为此,应授权更多的专业团体负责疫苗接种工作,如药剂师和护理人员。为避免感染他人,将对未接种疫苗者实行严格的接触限制,如未接种疫苗者的私人聚会应仅限于自己家庭和最多两个来自另一个家庭的人,且不包括14岁以下儿童。由于疫苗保护效果会随时间下降,政府将对“疫苗接种状态”设置期限。此外,联邦议院还应“迅速”就强制接种疫苗义务做出决定,这可能在明年2-3月实现。诊所和养老院等机构的疫苗接种要求也将很快启动。

准总理朔尔茨呼吁接种疫苗

针对严峻的疫情形势,德国准总理朔尔茨主张普遍的强制接种疫苗义务。周二,他宣布今年可能启动相应立法程序,并呼吁议员凭良心投票。12月1日晚,他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再次敦促接种疫苗。朔尔茨表示只有接种疫苗才有帮助,“第四波的新情况是,感染新冠后,轻症或重症患者之间的界限不再是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界限,而是接种疫苗者和未接种疫苗者之间的界限。每个人都必须知道,如果您不接种疫苗,就会危及您自己、孩子以及您周围所有因基础性疾病而无法接种疫苗的人。”朔尔茨还公布了雄心勃勃的接种目标,必须在基督降临节启动最大的疫苗接种运动,到今年年底,应为多达3000万德国公民接种疫苗。

鉴于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病毒来势汹汹,而未接种疫苗者过多,卫生系统存在过载风险,德国政府计划加快疫苗接种速度,迅速建立一个更大的公共疫苗接种中心网络,并启动其他移动服务。对于有关疫苗供应不足和分配不均的投诉,联邦卫生部表示,“有足够的疫苗。”本周和上周,总共交付了1800万罐,下周还将交付1000万罐。此外,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和莫德纳正在“提振”供应。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的低剂量儿童疫苗也将提前一周供应。在第一次交付中,德国将获得240万剂。德国总理府还将成立危机应对小组,负责确定并解决物流、疫苗交付和分配等方面的问题。

然而,普遍强制疫苗接种义务仍存在争议。患者权益倡导者预计,如果实施疫苗接种义务,将产生数十亿欧元的费用。德国患者保护基金会主席布吕施(Eugen Brysch)认为,为保证在2022年上半年为数百万人接种加强针,需要至少要建造400个疫苗接种中心,这难以负担。德国贸易协会则担心,2G规则将导致相关公司的销售损失高达50%。

(编辑:李祎瑾)

德国中产阶级萎缩严重 经济增长群体比例却未恢复

【欧洲时报12月2日白劼编译】德国中等收入群体比例较20多年前严重下滑,除了疫情因素外,工资倾销、受教育程度偏低也是导致此现象的重要原因。

大量人口从中产滑入贫困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经合组织(OECD)近日公布的一份研究表明,过去几年,很多德国民众“脱离”中产阶级而“滑向”了贫困群体之中。1995年,尚有70%的德国民众属于中等收入群体,这一比例在随后的二十年间严重下滑。尽管德国经济在次贷危机和新冠肺炎期间平均增长率为2%,且失业率下降,但中等群体却并未恢复增长。

11月15日,人们在德国柏林的一处市场购买小吃。(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外,中等收入群体中的较低收入阶层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影响,这类群体的划分标准为:单身人士可支配税后收入为1500欧元至2000欧元之间;四口之家收入在3000欧元至4000欧元之间。

疫情、工资倾销、学历低加剧中产萎缩

报告指出,仅2014至2017年之间,就有约22%的就业人员(18岁至64岁)下滑至低收入群体,成为贫困人群或处于贫困边缘人群。一些迹象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中产群体的萎缩,因为即使是中等收入群体也有在疫情期间丢掉工作的情况,这一比例占中等收入群体的8%。

与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相比,只有瑞典、芬兰和卢森堡的中产阶级萎缩情况比德国严重。年轻人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中,中等收入人群比例下降了10%,在平均值以上。此外,按照不同时代对比,差距也十分明显。婴儿潮时期(1955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口,中等收入人员占比71%,而千禧一代(1983年至1996年)中这一比例仅为61%;按地理位置看,德国东部相比西部,中等收入人口更少。

教育对收入的影响越来越重要。25岁至35岁学历较低的人群中,进入中产阶级的比例明显下降。报告提出警告,“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教育落后局面,必须立即补救,否则会有很多人难以进入中产阶级。”

中产群体萎缩的另一个原因,是多年来持续的工资倾销。在中等收入群体中,有六分之一的全职家庭处于低收入水平;在低收入群体中,这一比例则增长了三倍。报告指出,“低收入工作从业人员遇到的另一层问题是,他们很难以此类工作为跳板进入到更高收入的工作中。”

经合组织和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要求,政府扫除就业市场的障碍,扶持中产阶级。兼职工作和迷你工作的从业人员必须得到更多教育培训机会。女性从业的可选范围和工作性质必须得到改善。此外,护理等女性从业者比例较高的工作必须提高工资水平,她们工作比以前更多,但时薪总是较低,即使她们的专业素养完全可以胜任其职业。

(编辑:文耕)

德国预计圣诞节时医院ICU将迎来新冠疫情高峰

【欧洲时报12月2日申忻编译】德国重症监护医学协会(DIVI)近日表示,到12月中旬,德国可能会达到第四波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高峰,这或许意味着圣诞节前,医院将需要6000张重症监护病床。

DIVI协会的预测员安德烈亚斯·舒珀特(Andreas Schuppert)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对未来两周内新病例的高峰期“持适度乐观态度”,但她警告说,医院要真正面临全面影响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这可不是个好情况,”DIVI主席吉蒙特·马尔克斯(Gernot Marx)表示,“我们最好立即做出行动,一定要领先于局势发展。”

目前约有4600张重症监护病床被新冠肺炎患者占用,而在今年1月3日,德国处于全面封锁状态时,重症监护下的新冠肺炎患者曾达到5745名。

然而,DIVI表示,护理人员短缺意味着,德国现在只有大约9000张病床可供患者接受人工呼吸治疗,而这一数据在一年前为1.2万。

德国国家传染病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The
Robert Koch Institute)12月1日报告了67186例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比一周前增加了302例;而死亡人数为446例,是自2月18日以来的最高单日死亡数据。目前,新冠肺炎总死亡人数已达到10.179万人。

然而,就每10万人的7天发病率而言,已经连续第二天下降,达到442.9人,而11月30日这一数据为452.2人。

德国联邦和地区政府11月30日同意采取行动,包括加强疫苗接种运动和限制接触,尤其针对未接种疫苗的人。

科学家不断批评德国领导人行动太慢,近日,德国领导人终于同意在2日就诸如强迫顾客在商店出示疫苗接种或康复证明,以及限制参加大型活动的人数等提议做出肯定决定。

巴登弗腾堡邦的公共卫生办公室表示,德国南部有四人在完全接种疫苗的情况下检测出新发现的奥密克戎冠状病毒变种呈阳性。

三名感染者分别于11月26日和11月27日从南非出差返回,第四人为其中一名返回者的家属。这四个人都表现出中度的新冠肺炎症状。

(编辑:刘涛)

德国慕尼黑一火车站发生二战炸弹爆炸事件致4人受伤

12月1日,德国慕尼黑一火车站发生二战炸弹爆炸事件,目前已致4人受伤。

12月1日,德国慕尼黑一火车站发生二战炸弹爆炸事件,目前已致4人受伤。

中新网报道,慕尼黑警方新闻官表示,目前没有刑事犯罪的证据。大部分危险区域和主要路线上的火车交通被封锁,目前尚不清楚铁路交通何时可以恢复。

(编辑:李璟桐)

德国将全民接种疫苗?

摘要: 德国第四波疫情仍然凶猛。如何抗疫依然有很多争论。德国政界和各州州长周二召开新冠会议,商讨对策。限制交际和强制接种疫苗政策正在酝酿中。

据德国广播电台报道,政府发言人塞博特于周二表示,政界打算就接种疫苗 …

Capture d’écran 2021-12-01 à 10.03.36.png
德国第四波疫情仍然凶猛。如何抗疫依然有很多争论。德国政界和各州州长周二召开新冠会议,商讨对策。限制交际和强制接种疫苗政策正在酝酿中。

据德国广播电台报道,政府发言人塞博特于周二表示,政界打算就接种疫苗义务尽快达成一致。社民党籍未来总理肖尔茨已表示,他将赞成相应的法律规则。北威州州长威斯特表示,联邦和各州州长周四的会议可能就将为接种疫苗义务铺平道路。

柏林《每日镜报》报道说,在周二默克尔总理和各州州长的视频会议上,未来总理肖尔茨表示,政府首先寻求紧缩感染保护法。到2022年2月,所有人都有义务接种疫苗。为了加快接种疫苗的速度,到圣诞节为止,应完成接种3千万剂疫苗的工作。为此,人们也将可以在药店和牙医诊所接种疫苗。大型活动如足球赛将受到进一步的限制。有高感染数据的俱乐部和迪斯科舞厅将关门。零售商店估计将于12月中旬开始,只允许打了疫苗或染病康复的客户进店购物。

德国宪法法院周二通过判决表示,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今年年初限制交际和关闭学校的政策不违背宪法。

柏林《每日镜报》还报道说,首都柏林可能打算本周就紧缩公共生活。俱乐部,咖啡馆,饭店,文化和休闲场所可能都将关闭。不过,柏林还在等待联邦和各州州长周四会议的走向。

德国感染人数连日来持续偏高,第四波疫情比之前的三波疫情相比,病毒扩散更快。德国现在推行打加强针。人们纷纷涌向疫苗中心和各诊所,打第三剂疫苗。为此,最受欢迎的BioNTech经常供不应求。

据柏林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德国破纪录的数据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但周二新感染人数仍有45753人。七天感染率仍然高达452.2。因新冠带来的病亡人数已超过10万人,为101,344人

德首例奥密克戎本土感染,无出境旅行史!防疫峰会紧急召开,朔尔茨支持强制接种疫苗

数天来,于南非发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奥密克戎”令全球忧心忡忡,多个国家先后报告称本国发现感染病例。今日(30日),德国萨克森州莱比锡市发言人宣布,莱比锡一名39岁男子已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但他没有去过国外,也没有与国外返回的人接触过!

该男子目前已经入院,莱比锡市没有透露有关他健康状况的任何细节,只是称卫生部门正试图摸查该男子的接触情况,但鉴于每天都有大量新病例,这一工作非常艰巨。虽然目前尚没有其他病例报告,但“我们必须假定还有其他人携带着奥密克戎变种四处走动。”

萨克森州是德国的疫情热点地区,今天的最新7天感染率数据为1268.9。在该州许多地方,医院已经超负荷运转。本周三,德国空军即将把该州的数名重症患者运往北威州接受治疗。

此外,黑森州目前有6人被怀疑感染了奥密克戎变种,尚未进行确认排序,其中3人来自南非、1人来自津巴布韦,所有人都正在家中隔离。北威州克莱夫(Kleve)也有1个疑似病例,此人已完整接种疫苗,但仍被感染。与其同行的一个人正在隔离中,目前还没有任何症状。其他6名密切接触者中两人的核酸检测呈阳性,这些人也均需要隔离……

鉴于奥密克戎变种和第四波疫情的来势汹汹,今日,默克尔还与朔尔茨及各州州长召开了防疫电话峰会。朔尔茨表示,支持将接种疫苗作为全面强制义务,并赞成在2022年2月之前通过联邦议院的表决使之生效。朔尔茨和社民党甚至希望能将完整接种疫苗证明的有效期缩减至6个月,因为疫苗的保护效力会逐渐降低!

此外,朔尔茨还有意收紧《感染保护法》,以便各州可以有针对性地关闭俱乐部和酒吧等场所、取消活动、对热点地区实行区域封锁、对未接种疫苗者实行宵禁等。对于在全国范围的零售业内强制引入2G规则,朔尔茨也表示赞成。但这些想法没有在今天形成决议,本周四还将为此启动一轮联邦与各州的防疫峰会。

绿党与社民党同属新的执政联盟,来自绿党的巴符州州长克莱奇曼态度更为明确:他呼吁重新宣布全国范围内的疫情紧急状态!克莱奇曼表示:“如果没有这一决定,我们的防疫措施就会不均衡。”根据现在的《感染保护法》,联邦各州可以关闭文化场所,但不能关闭商店或展会。克莱奇曼称:“如果我们关闭了剧院,但不得不让妓院保持开放,想想吧,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