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将婴儿遗弃在RER-C线站台,警方急寻知情者

摘要: 据《巴黎人报》(leParisien)周一报道,上周五,一名女子在RER-C线的Juvisy-sur-Orge火车站将一名婴儿遗弃,她将婴儿车留在站台后自己上车离开。埃松省警方正在积极搜寻该女子的下落。
据了解,当天下午17点至17 …

CBA72E5E-DC8F-4BC3-82C3-AA2C4EAF2FAF.jpeg

      据《巴黎人报》(leParisien)周一报道,上周五,一名女子在RER-C线的Juvisy-sur-Orge火车站将一名婴儿遗弃,她将婴儿车留在站台后自己上车离开。埃松省警方正在积极搜寻该女子的下落。

       据了解,当天下午17点至17点30分之间,女子请求一名男子帮她把婴儿车推下车,然而就在车门即将关闭之时,女子又上了车,留下男子和婴儿在站台上。

       周一,埃松省警方发布通知,寻找该女子,这辆RER-C火车从Versailles Chantiers (Yvelines)出发,开往终点站Versailles Château Rive Gauche。

       据警方的通告消息,该女子是一名浅肤色的非洲人,胖瘦程度正常,身高1.65米左右,身穿黑白带小花纹图案的跑步服,脚穿带驼色花纹的鞋子,黑色短发,可能是假发,黑色鸭舌帽,戴有金色耳环。

       知情者可拨打01.69.84.30.33 联系Juvisy-sur-Orgeou警察局,或写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来源:《LeParisien》

10月26日法国新闻摘要:夜总会群殴夺命 五人被判刑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夜总会群殴夺命 五人被判刑;持刀颂真主 一男子遭击毙;巴黎大区摧毁一贩毒网络;电动汽车快充站向农村铺开。

夜总会群殴夺命 五人被判刑

5名男子10月22日在雷恩重罪法庭被判处8到15年监禁,他们于2018年在雷恩一家夜总会门口因口角打死了24岁的酒保Dorian Guéméné。在判决中,法院认为所有被告都对Dorian Guéméné和他的朋友Kevin H.施行了暴力,并将Dorian的死归咎于五名被告的暴力行为,称他们每个人都有“杀人意图”。

Dorian的父母对判决表示“部分满意”,判决承认被告“都对我儿子的死有罪,这是私刑而不是打架。所有的谎言对他们都没用。我相信有真正的正义”。

持刀颂真主 一男子遭击毙

Nanterre法庭10月23日表示,根据初步调查结果,22日在巴黎郊区Colombes市用刀威胁警察并高喊“真主至大”的男子并未激进化,可能是有精神问题。

22日下午6点20分左右,在身份检查过程中,一名男子持刀向警察走来并大喊“真主至大”,两名警察向他射击多次。该男子随后死亡。检方已经就“企图谋杀公职人员”展开调查。死者41岁,出生在巴黎北郊的塞纳-圣德尼省。

巴黎大区摧毁一贩毒网络

Bobigny检察官办公室10月23日宣布,打击有组织犯罪中央办公室和禁毒办公室18日在巴黎郊区的塞纳-圣德尼省和瓦兹省进行了一系列逮捕行动,摧毁一个贩毒网络,缉获1吨大麻,逮捕并起诉了12人。检察官称,犯罪团伙“流动性很强”,贩毒网络主要围绕博比尼市的一个城市,但“调查仍在继续,在塞纳-圣德尼之外肯定还有其他贩毒窝点”。

电动汽车快充站向农村铺开

法新社报道,环保和能源转型部长蓬皮利10月22日宣布,雷恩附近Vézin-le-Coquet镇的一个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站正式启用。蓬皮利介绍说,该充电站结合了电池耦合器和充电桩,将保障农村偏远地区的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用户不必再担心电量耗尽的状况。

蓬皮利说,这个项目是为了显示法国到处都会安装充电站,而不仅仅是在市中心,电动汽车适合所有人。

电动汽车每行驶300公里,需要使用该充电桩160kW的功率充10到15分钟。目前法国1/2的高速公路服务站配备了快速充电站,预计到2022年底所有服务站都将普及。

(编辑:李非)

明日小镇项目启动 小城镇五年建500养老院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法新社10月25日报道,法国政府当天宣布启动一个项目,计划在2026年前在小城镇建造500所老人院,供既不想去医疗养老院(Ehpad)也不愿意独自生活的人士居住。

一年前,区域协调与地方政府关系部长古洛(Jacqueline Gourault)在“明日小镇”第一次会议上介绍说,该项目介于家庭和养老院之间,老人可能与其他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该计划在2026年前的预算为30亿欧元。卫生部下属部长级代表布吉农(Brigitte Bourguignon)补充说,这种住宅为老年人和残障人士设计,他们可以选择将其作为共同住所、主要住所,或者与其他人聚居。

2026年前将有500个该性质的住房项目得到支持,2022年将动用4500万欧元资金用于共享生活援助。

古洛称该模式符合人们的需求,他们既不想离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又希望与其他人一起生活。

“明日小镇”的目标是支持1000个人口低于2万居民的小镇通过该项目振兴,已经有超过87%符合资质的市镇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编辑:夏雨)

疫情致人口外流 巴黎市低龄学童数量大减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据France Info报道,受疫情和远程办公的影响,巴黎市的小学和幼儿园在新学期比2020年少了6000名学生。

巴黎的低龄学童人数最近十几年来一直在下降,但本次数量高达5%——从119000名减少到113000名,是往年的两到三倍。这一加速趋势在2020年第一次禁足后已经很明显,当时学生人数减少了3700名。

巴黎市负责教育的副市长Patrick Bloche表示,市府同时发现了出生率下降的结构性现象,加上疫情和远程办公的效应,巴黎人可以在保住工作的情况下不必每天去办公室上班。

Bloche称,学童人数减少5%显示巴黎市人口外流影响了许多“已组建家庭”,此外,幼儿园学生减少趋势更明显,这是“出生率下降的前兆”。

建筑密集、缺少绿地的9区和10区学童减少相对更多;相反,近期有新开发项目的13和17区下降较少,在2-3%之间。

Bloche介绍说,现在巴黎市小学和幼儿园总共有5500个班级,幼儿园每班21人、小学20人。有一些班级在新学期关闭了,原因就是生源人数的下降。11区有两所幼儿园关闭,但这是基于“长期计划”。

(编辑:夏雨)

电商产品抽检 六成存在异常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法新社报道,竞争、消费和反欺诈总局(DGCCRF)日前在新闻稿中宣布,法国2020年线上市场销售的产品有60%存在异常情况。

该机构对10个线上市场的129种产品做了分析,其中32%被认为“危险”,28%被认为“无害,但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格标准”。

DGCCRF指出,60%的数据明显高于同类产品在传统经销渠道被观察到异常情况比例。

DGCCRF分析的9种烟雾警报器都不符合规定、不应当出现在法国市场上,其中有一些甚至在发生火灾的情况下都未被触发。电源适配器的测试结果也“非常令人担忧”,15种产品中有13种是危险的,大部分可能导致触电风险。首饰类产品中38%“不符合规定或者危险”;玩具类产品有23%被认为有危险,有些化妆玩具或毛绒玩具可能导致儿童窒息,尤其可能由一些易于拆卸的小组件引发。

负责中小企业事务的部长级代表格里塞(Alain Griset)通过新闻稿表示:“这些情况是不可接受的,必须强力整改。”他同时称,这将是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挑战之一。

DGCCRF声称已要求相关线上市场撤回其不达标产品,但其中一家“从未做出回应”。

近年来,亚马逊、Cdiscount以及速卖通(AliExpress)等通过网络销售来自多个不同卖家产品的在线市场逐渐兴盛。疫情期间随着实体店的关闭,线上市场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编辑:夏雨)

11月起部分补充退休金涨1% 仍比通胀幅度低0.5个百分点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退休金管理机构Agirc-Arrco日前宣布,1300万私营企业退休职工的补充退休金将于11月1日起上涨1%,比通胀幅度低0.5个百分点。

该机构宣布,负责私营企业职工退休金管理的工会和雇主协会决定将退休金上涨幅度与最新通货膨胀预测指数(烟草除外)拉开0.5%的距离。

社会各方决定履行今年7月三个雇主协会(Medef,CPME,U2P)和两个工会(CFDT,CFTC)的谈判所达成的最终协议。该协议赋予当局比此前更大的政策空间调整退休金,2019年以来补充退休金的上涨幅度不能低于通胀0.2%。

该决定的目的是恢复被疫情破坏的“平衡轨道”,疫情导致2020年赤字超过40亿欧元。该亏损导致Agirc-Arrco无法遵循其“黄金准则”:在15年中总是提前6个月准备好相关款项。

同时,如果2021年通胀确实超过1.5%,补充退休金将在2022年11月下一次重估时“自动弥补”。

天主教劳工联合会(CFTC)表示:“这与协议一致,因此我们没有意外”,并对没有动用社会行动基金感到庆幸,该基金在疫情期间帮助了许多陷入困境的退休人员。

相反,工人力量总工会(FO)的Michel Beaugas对这种实际上的降低退休金表示反对,并强调企业已经有十年没有参与退休金政策平衡。

(编辑:夏雨)

法廉租房扎堆城市将实行限建

【欧洲时报原野编译】近年来,法国社会廉租房呈现过度集中趋势,街区居民逐渐单一化,“社会混合”受到挑战,面对这一系列社会问题,法国政府发布部际通函,敦促在社会廉租房比例达到40%的城市,严格限制新建廉租房。

据《巴黎人报》报道,这份廉租房限制令由法国住房事务部长瓦尔贡(Emmanuelle Wargon)和城市事务部长娜迪亚·艾(Nadia Hai)于今年5月共同签署,旨在“改善国民生活质量,减少民众被弃之不顾的感受”。而右派共和党(LR)参议员埃斯托西(Dominique Estrosi)和中间派联盟(Union centriste)参议员雷塔尔(Valérie Létard)希望更进一步,将此条限制令写入法律。廉租房限制令法案一读引发激烈讨论,将于12月重回国会讨论。

法国部分廉租房公寓维护不善,居住条件恶劣。图为朗斯附近阿维翁市(Avion)一栋廉租房公寓,墙皮已经发霉脱落。(法新社图)

按照限制令,所有廉租房比例到达40%的城市若想新建PLAI超低价廉租房(巴黎大区单人年收入13268欧元以内)和PLUS廉租房(单人年收入24116欧元以内),将必须通过国家批准。议员们指出,这项措施旨在重新在廉租房密集地区引入“社会混合”。PLAI超低价廉租房房租每平米5欧元至9欧元不等,PLUS廉租房房租每平米7欧元至12欧元不等。

全法四分之一廉租房聚集在巴黎大区

《巴黎人报》指出,巴黎大区拥有130万套社会廉租房,占全法四分之一。2019年数据显示,巴黎大区有42个城市廉租房比例超过40%,前三名分别是:Dugny(69.2%,93省)、Île-Saint-Denis(61%,93省)和Bagneux(60.4%,92省)。

根据法国战略学会2019年数据,1300个市镇中的90个市镇集中了巴黎大区66%的社会廉租房;巴黎大区64%的社会廉租房集中在塞纳-圣德尼省;每年73.6万份申请,只有7.2万份申请成功;平均等待时间为10年;巴黎大区70%的居民可申请社会廉租房。

支持者:打击社群主义、改善治安

“不是说不能建(廉租房),而是要避免在廉租房集中区再建,这样只会制造更多的贫民区。”廉租房限制法案发起人、参议员雷塔尔解释说。总统马克龙去年10月在伊夫林省莱米罗市(les Mureaux)考察时也曾表达过同样观点。

总统候选人、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强调,问题的关键是要避免在同一地点“集中建造廉租房,因为穷困会催生社群主义和地下经济”。事实上,佩克雷斯早在2016年起就在巴黎大区廉租房比例超过30%的城市实施“防贫民区”措施。“40%这一比例太高……必须要让城市重新找回平衡,街区居民应以中产为主。”佩克雷斯指出。

事实上,自2018年起,就不断出现社会福利住房管理机构要求驱逐毒贩家庭的案例。愈来愈多的办案法官认为:在自己的住所从事贩毒勾当或同谋贩毒,这种行为不仅触犯刑法,还严重违反房客的义务,因此解除租约是正当的。

但对于廉租房居民来说,住房条件和每况愈下的治安问题才是他们最关心的。瓦兹省克雷伊“红十字”街区的居民汉娜指出:“问题不在于廉租房集中与否,真正让人头疼的是房子损毁严重、(租客的)不文明行为和贩毒。”

巴黎南郊埃松省Fleury-Mérogis廉租房居民阿玛尔、阿玛利亚和玛丽(均为化名)亦有同感,随着经济条件相对宽裕的小中产家庭搬离廉租房,居住环境越来越差,这让她们感到很遗憾。对此,当地市长Olivier Corzani批评说,廉租房管理机构决定了80%的廉租房分配,这些机构的选择导致同一社会阶层的家庭聚集在同一地点。他认为,中产家庭因附加租金而搬离廉租房,导致社会混合率越来越低,因此应该取消廉租房附加租金制度。按照现行规定,若家庭收入超过廉租房收入上限20%,则需要缴纳“团结附加租金”(surloyer de solidarité)。

反对者:廉租房限制是对穷人“污名化”

到底该如何“重新平衡社会福利房”?法国全国城市翻新居(ANRU)负责人Nicolas Grivel指出:“拆除的廉租房必然需要被重建,只是不一定在原址进行,而是需要更好地分布。”瓦兹河谷省Villiers-le-Bel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被拆除的400套老旧廉租房的一部分被批准在几乎没有廉租房的Village街区重建,而另一廉租房街区的造房计划则被驳回。

社会住房开发商Aorif主席Jean-Luc Vidon也呼吁在这一问题上采取谨慎态度:“限制甚至禁止建廉租房,不仅不是解决办法,而且是一种(对低收入者的)污名化措施。租住便宜的住房不代表租客有问题。”

巴黎大区研究所住房部负责人Martin Omhovère则认为,廉租房限制令“不够完整”,在他看来,首要任务应是推广福利购房(accession socialeàla propriété)。这一观点倒是与政府的部际通函相符:住房部鼓励各省从“超低价廉租房”转而建造更多面向小中产的福利购房、社会租房贷款(prêt locatif social,单人年收入不超过31351欧元)和中等租金(Prêt Locatif Intermédiaire,单人年收入不超过43409欧元)住房等。

在廉租房比例高达50.4%的楠泰尔(Nanterre)市,多样左翼(DVG)市长Patrick Jarry对政府的廉租房限制法案表示十分担忧:“我们正在拉德芳斯脚下建第11个小区,将可容纳一百多名居民。若这项法案通过,一部分(低收入)居民将被禁止入住;而无法建造‘超低价廉租房’也会在客观上导致一些贫困人口的居住条件无法得到改善。”

巴黎大区议会负责住房事务副主席Jean-Philippe Dugoin-Clément指责楠泰尔市长的说法“不负责任”:“不能因为想要拉选票,就在明知居住环境会进一步恶化的前提下,继续制造贫民区。”对此,支持建廉租房的Villiers-le-Bel多样左翼(DVG)市长Jean-Louis Marsac驳斥说:“也许40年前是这样,但现在,这些街区民众根本不投票。目前的形势是,市长想要失去人心,就去建福利房。”在他看来,廉租房限制令既不合理也不可行:“我们还积压了5000份申请待处理,不让建新的廉租房,这些人住哪?”

(编辑:夏雨)

法国智能制造“4.0工厂”计划出炉

【欧洲时报王简编译】11月25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走访位于圣艾蒂安市(Saint-Étienne)的Siléane公司时宣布,法国2030投资计划中的8亿欧元将用于发展机器人产业,其中4亿用于生产融入人工智能技术的机器人。

建设4.0工厂

据法新社报道,马克龙指出,要用“明天”的技术来推进法国的再工业化进程,希望用5年时间发展出一个融合生产自动化、人工智能和可连接设备(objets connectés)的行业,这“可以避免工厂外迁到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

所谓的4.0工厂(usine4.0)可以自行停止生产,可以根据市场的需要改变生产方向,工人的劳动条件明显好于传统工厂,这是后新冠危机时代欧洲再工业化的一个重要内容。

马克龙说,未来几天将启动首批项目招标,政府将提供4亿欧元资金扶助工业园区改造,大规模转向智能化机械生产。“我们将扶助真正的工业改造,使法国重新工业化”。

法国在工业机器人应用方面已落后

Bryan Garnier投资银行数据显示,仅中国一个国家就占据全球工业机器人需求的三分之一。2019年4月法国国会议员递交的《机器人技术与人工智能系统》(Robotique et systèmes intelligents)指出,法国在工业机器人应用方面已经落后,这将导致关键领域竞争力的缺失。

11月25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中)在位于圣艾蒂安市的Siléane公司调研。当日,马克龙总统宣布,法国2030投资计划中的8亿欧元将用于发展机器人产业,其中4亿用于生产融入人工智能技术的机器人。(法新社图)

国际机器人技术联盟(IFR)数据显示,法国在机器人使用数量上位居第七,在中国、日本、美国、韩国、德国和意大利之后。

法国中小企业的机器设备平均老旧程度达到17年,2020年重振计划提供的资金推动了8千个现代化改造项目。但经济部发现,这8千个项目中有很大一部分使外国机器人生产商获益。因此,马克龙说,机器人应用是“法国2030”计划的核心。

“法国2030”加强工业竞争力

Siléane公司专攻应用机器人技术(robotique adaptative)生产的机器人可以从事医用输液袋的装液工作,可以处理核废料。这些机器人可以适应意外情况——如果未来研发工作如期进展的话——还以自我调节、自我发展。Siléane公司目前雇佣了一百多人,年营业额为2000万欧元。它将获得国家8亿欧元投资中的一部分。

“法国2030”计划是马克龙总统10月12日宣布的,内容包括5年内投资300亿欧元加强法国的工业竞争力,推进各种未来技术的发展。

“可以创造就业”

但是,存在着一个重大而微妙的问题:就业问题。工业的自动化会不会“摧毁”更多的就业岗位?法国参议院2019年12月推出的名为《明天,机器人》(demain les robots)的报告就曾表示过这种担忧。但法国工业部长帕尼耶-鲁纳彻(Agnès Pannier-Runacher)认为,工厂使用机器人,还有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和未来的5G技术,可以“发展法国本土的生产,甚至可能会把某些外迁的生产重新迁回法国”。“在法国建立一个生产机器人的、为未来工业提供解决方案的行业……同样可以在这个充满未来的行业中创造就业”。

(编辑:夏雨)

法国史上最离奇凶案!从完美丈夫到灭门凶手,中间只隔着一个谎言……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小编也和大家分享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法国悬案了。

不过这些案子,大多都是作案和破案过程比较引人入胜。

但是在法国,也有着这样一个案子。

从事件缘起到案发,时间跨度长达18年。

一个众人羡慕的完美丈夫,最终却终结了全家人的性命。

这不得不让人好奇,在这中间18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下面,就让小编和大家开始讲述今天的故事——让-克劳德·罗曼灭门事件


1993年1月11日凌晨,一栋位于法瑞边境上的小镇普雷弗桑-莫昂(Prévessin-Moëns)的房子,突然升起滚滚浓烟。

在火灾现场,母亲弗洛伦斯(Florence Crolet)和她的两个孩子,被发现时已经失去生命体征。

父亲让-克劳德·罗曼(Jean-Claude Romand),则被发现昏倒在了楼梯上。


这一家人在当地以家庭生活圆满著称,丈夫让-克劳德不仅是一位知名的肿瘤科医生,并且还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工作。

正当大家还为这家人所遭遇的不幸而惋惜时,警方又收到消息。

在距离火灾现场70多公里外另一个小村庄内,当地警方在一栋房子内发现了男主人父母的尸体,死因为枪杀。

全家人在一夜之间丧命,而唯一活下来的父亲让-克劳德自然成了警方最大的怀疑对象。

然而在调查过程当中,警方发现这个男人背后的秘密,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

这个男人不仅极有可能亲手灭门了自己一家,他身上的那些光鲜头衔,也全部都是假的……


事情还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说起。

故事的主人公让-克劳德,于1954年生于法国东部的Lons-le-Saunier小镇。

他的父亲是一位护林员,而母亲则是家庭主妇。

作为家中的独子,让-克劳德从小就备受父母宠爱。


他的父亲也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长大后能子承父业,成为一名林业工程师。

让-克劳德确实天资聪颖,在学校中他是个数一数二的好学生。

然而在他读预科那年,由于受不了同学对他的霸凌,让-克劳德选择了退学

不过在一段时间之后,在1974年,让-克劳德又重拾学业,申请了家乡附近一个小学校里的医科班。

也正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他后来的妻子,当时还是同班同学的弗洛伦斯


虽然让-克劳德最终亲手终结了妻子的生命,但对那个时候的他来说,弗洛伦斯就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不过由于忙着谈恋爱,让-克劳德的学业马上就荒废了。

或许是觉得再这样下去会影响两个人的未来,在他们大二那一年,弗洛伦斯向让-克劳德提出了分手

这个消息对让-克劳德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而由于受失恋打击,他甚至没去参加大二的期末考试

接下来的补考让-克劳德也没有参加,据他所说是因为当时摔断了手臂。


由于大二期末和补考都没有成绩,让-克劳德自然也失去了升到大三的最后机会。

这不仅意味着他要离开学校,更重要的是,他可能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弗洛伦斯了

于是他做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他要对弗洛伦斯撒谎。


新学期开学后,早已没有上学资格的让-克劳德还和往常一样,正常上学放学。

他也没有告诉父母自己没去考试的事,反而告诉父母自己在考试中考了全校第五名。

接着,他还继续对弗洛伦斯展开追求,告诉她自己已经改过自新,要求复合。

为了不让弗洛伦斯对他的缺席怀疑,让-克劳德哄骗他说自己已经转了肿瘤学专业,所以在学校里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弗洛伦斯最终接受了让-克劳德的请求,四年后,两人在安纳西的湖边举行了婚礼


不过让-克劳德毕竟没有正式的医学生文凭,所以自然也找不到相关的工作。

正当故事再也圆不下去的时候,让-克劳德决定要撒一个更大的谎,用来圆之前他所有撒过的谎。

他告诉家人自己被世界卫生组织聘为肿瘤学的专家,并马上要去日内瓦工作。

为了让这个谎看上去更有说服力,他还搬家到了法瑞边境,也就是开头提到的普雷弗桑-莫昂村。


之后让-克劳德就像真的世卫专家一样,每天开车去日内瓦上班。

他的家人不知道的是,所谓在日内瓦世卫组织三楼办公的父亲,其实大多数时间是待在日内瓦的一个图书馆里

为了让自己的专家身份看上去更有说服力,他每天阅读大量的专业书籍,获得了扎实的医学知识。

据他一位朋友回忆,他和让-克劳德曾去过一个著名心脏病大咖的家中吃饭。

而在晚宴上,滔滔不绝的让-克劳德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位大咖甚至认为自己的知识都比不上让-克劳德


在此期间,他家的主要收入主要是靠挪用让-克劳德父母的积蓄,他有权在不告知父母的情况下动用这笔资金。

据统计,当时让-克劳德一家的每月开销高达6万法郎(9000欧元)。

他们不仅有一栋规模不小的豪宅,甚至还能负担得起豪华汽车和跨国度假。

显然,他父母的积蓄再多也禁不起让-克劳德如此的挥霍,于是他想出了别的生财之道。

由于平时能够混入各种高级聚会,让-克劳德在日内瓦当地也认识了不少名流。

利用这种人脉关系,他开始向名流们宣传一种新型投资方案,承诺他们能够周期性获得丰厚的利润。


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显然是一个「庞氏骗局」。

然而出于对他专业水平的认可,这个计划很快就募集了数百万法郎,包括弗洛伦斯父母的退休金都被扔在了里面。

这是他撒的第三个弥天大谎。

让-克劳德用这笔钱结识了更多的名流,甚至还在巴黎拥有了一名情妇。

不过随着加入计划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些投资者发现其中有诈,开始逐渐撤出自己的资金

如果这种撤资行为继续下去,让-克劳德的骗局很快就会被拆穿,他也因此陷入了重度的焦虑当中。

不过这还不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1992年圣诞节,妻子弗洛伦斯上街去采购过节的食物。

在路上,他遇到了另一个丈夫在世卫组织上班的主妇,这在当地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

然而让弗洛伦斯奇怪的是,这个主妇正穿着盛装,仿佛是要去参加什么聚会

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位主妇今晚要参加世卫组织举办的圣诞晚宴,所有在那上班的员工和家属都收到了邀请。


然而身为「世卫组织专家」的妻子,她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邀请。

这让弗洛伦斯开始对丈夫的工作起了疑心。

那天晚上,弗洛伦斯找到让-克劳德,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让-克劳德当时用撒谎应付了过去,但是夫妻二人的关系已经出现变化。

其实早在1988年,当时弗洛伦斯的继父就因为投资的事怀疑过让-克劳德。

不过就在两人见面没过多久,人们就在楼梯边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继父。

据说在断气前,继父的口中还在喊着让-克劳德的名字,但最终这件事还是被当做老人不慎摔下楼的事故来处理。

几件事联系到一起,很难不让妻子怀疑自己的丈夫有问题。

眼看自己十八年来的谎言即将被拆穿,让-克劳德做了一个骇人的决定:

他要彻底「结束」这一切。


几天后,让-克劳德在当地的猎人店购买了一支.22口径的气枪,一个消音器,还有两大桶汽油。

1993年1月8日晚上,让-克劳德和往常一样装作下班回家。

不过在和弗洛伦斯入睡前,让-克劳德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擀面杖,敲碎了妻子的颅骨,弗洛伦斯当场死亡。

第二天早上,让-克劳德掏出气枪,用两发子弹结束了自己两个孩子的生命

在杀死自己一家之后,让-克劳德驱车来到自己的父母家中,然后将他们全部射杀。


最后他还开车来到巴黎,寻找自己那位住在巴黎的情妇,准备将她也一起杀死。

不过最后在情妇的苦苦恳求下,让-克劳德最终没有动手,而是坦白了自己所作的一切。

他告诉情妇,自己的脑子里长了个巨大的肿瘤。

肿瘤压迫神经后会让他产生幻觉,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些疯狂的举动。

已经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撒谎。

在把情妇送回家之后,他也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之后他点燃了汽油将房子烧毁,自己也服下安眠药装出昏迷的样子。

这才有了文章最前面的那一幕。


不过调查对让-克劳德的调查并不算复杂,因为在案发15天之后,他就向警方坦白了所有的案情

他表示自己杀人的原因不是为了灭口,而是不忍心让自己的家人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然而谁都不能确定,在让-克劳德说的这些话中到底有几成是真,几成是假。

或许在常年的欺骗当中,连他自己都混淆了真实和虚假的界限。

几位精神病专家曾对他进行过分析,认为让-克劳德有严重的自恋人格障碍,活在自己创造的幻觉当中。

1996年,法院正式对让-克劳德进行宣判,下达了无期徒刑的判决

不过在2019年,由于已经到达了可假释的期限(法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无期徒刑),时年64岁的让-克劳德做出了假释申请。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申请最后竟然被当地法院通过了。


虽然在假释期间他依然要接受全方位的监视,并且行动被限制在一个小修道院当中。

但灭门狂魔最终却能离开监狱的这一消息,依然给受害者的家属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与痛苦。

由于让-克劳德事件的戏剧性和影响力,法国这些年来也有不少基于此事改编的文艺作品。

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是由法国影帝Daniel Auteuil所主演的电影《被告(L’Adversaire)》


对这件事感兴趣的同学,也可以看看这部电影。

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
各位如果有什么感想的话
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们一起讨论!

【END】

由于微信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可以时常点击文末右下角的「在看」;或者将「法国学生汇」星标


这样操作后,我们每次新的推送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中~

 


最新法国资讯,二手,住房信息!

全在学生汇小程序!

👇


点我进入学生汇小程序!



来个「在看点赞分享」三连 

让学生汇与你更近

法国最西端汹涌波涛下护国神岛 韦桑岛原始粗犷

摘要: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您介绍的是一个人烟相当稀少的法国小岛韦桑岛( l’île d’Ouessant)。这是布列塔尼大区西部的海中的一个小岛,也是法国大陆最西端的一片土地。

韦桑岛是一个岩石岛,位于布列塔尼地区最西端,属于 …

musee_phares_balises_guillaume_lecuillier_crtb-1200x630.jpeg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您介绍的是一个人烟相当稀少的法国小岛韦桑岛( l’île d’Ouessant)。这是布列塔尼大区西部的海中的一个小岛,也是法国大陆最西端的一片土地。

韦桑岛是一个岩石岛,位于布列塔尼地区最西端,属于菲尼斯泰尔省(Finistere),距离海岸25公里,面积为:15,58平方公里。对付的观光客会发现这里像是一个人烟稀少栖息地的小爱尔兰。 当地居民大部分的生活互动都集中在兰保尔村(Lampaul)的教堂周围。

韦桑岛是法国的一个独特的文化遗产,它的气候经常是雾气缭绕,四周环绕着暗礁和汹涌海流,岛上坐落着大块大块的天然岩石。韦桑岛这个可谓护国神岛般地时刻守望着位处欧洲大陆上的法国。

在韦桑岛上,你可以发现并观察到色彩丰富多样的广阔植被区域。 自1950年代以来,随着农业活动的减少,金雀花和石南花如今一直占据着岛上风光的主导地位。

韦桑岛之行,观光客可以尽情地施展徒步健走的本领,在全岛走透透。在这个经常浓雾缭绕的岩石岛上,做一次人生的仙境踏步般神秘之旅。走完这个约45公里的路程,带给到访者的是真实的体力、心力的体验。在这里,就仿佛置身于世界的原点。

另外,在韦桑岛上的观光客活动更多的就是骑着自行车环岛游。四围海浪涛涛、澎湃汹涌。尤其加上经常会被雾气笼罩着,更增添神秘感,此情此景所带给观光客深藏心头毕生难忘的记忆,自不在话下。

韦桑岛上有2个港口:主要码头的斯蒂夫港(Stiff)及次要码头的兰宝尔港(Lampaul)。

韦桑岛的游客可以左右开弓从一个港口环绕走到另一个港口。

若倘若游客是从兰保尔港出发,可以看到的各个全景点,首先有:

Pointe de Pern:去那里,可以观看Nividic灯塔。 小岛的西端,则藉着岩石和珊瑚礁延伸到海洋中,去挑战、碰撞惊涛骇浪。

接着是凯勒岛(Keller):1976 年,一艘 27.8 万吨的油轮奥林匹克勇敢号在凯勒对面的于森海湾(Yusin)附近搁浅,其中 1100 吨燃料油污染了岛屿海岸,很是触目惊心,当局清理了很久;凯勒岛是一私人岛屿。

然后我们会看到卡多兰小岛,Cadoran),这里可以看到贝尼努湾和凯勒岛Keller的景色。 正是在这个区域,取决于游客的好运气与否,好运气的游客可能会碰上,可并观察难得一见的灰色海豹。莫廉岛(Molène)和韦桑岛也是法国最南端也是唯一的一个可以观看看到灰海豹群的地点。

接着可以走到一个名叫Penn ar Roc’h的海湾地点,在那里,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弗若莫维海道(Passage du Fromveur)。

观光客可以通过蜿蜒且风景如画的Ty-corn路径 进入这个地点。这里,也可欣赏兰保尔湾美景,和Jument灯塔的美景。

说到灯塔,大家或许不知道韦桑岛拥有傲人的法国灯塔博物馆。毕竟这个战略地位险峻,与巨浪拼搏的小岛上的灯塔,是多少法国及他国的船只在迷雾笼罩下,远方归航方位辨识的神助器。

下一个地点名叫波尔兹戈雷特停泊地(Porz Coret):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兰博尔湾,以及那里的一个巨大、奇特怪异的岩石名叫《Youc’h Korz》。而兰博尔湾Lampaul,这个名字其实是指螃蟹钳脚“蟹爪” 。

韦桑小岛上的平均温度从摄氏11度到19度。前往旅游季节从5月到9月都可以,可以利用航空或乘船方式进入。

各位在徒步旅游,或骑自行车环岛几个小时后,肯定会饥肠辘辘。这时你可以到兰宝尔港口附近的小餐馆旅馆:Duchess Anne 品尝当地的特别土产美食:土块炖羔羊,房间一个晚上约75欧元起跳,所提供的餐饮也算是丰富。

土块炖羔羊肉是韦桑岛的典型传统菜肴,取材绵羊身上如:胸部,肩部,颈部等的可说下脚料部位的肉,配上当地出产的土豆等的蔬菜。烹调前,把羊肉在生铁炖锅里初步煎煮炖一下,加配上蔬菜,然后再把生铁锅子端到外面靠墙一角,整个包裹落覆盖着当地晒干的野草泥土块,点火后,慢火炖个4、5 个小时。

土块炖羊肉,由于地处离岸,岛上物资有限制,以前这些下脚料部位肉的烹调可说是穷人的菜。但现在交通方便,而且现代饮食追求精致高档,它反倒成了稀见的餐盘菜,吃进这个特产的同时,你也吃进了传统,吃进了历史。

韦桑小岛人烟稀少、但也不想增加设施来吸引观光客。据岛上历史悠久的主要家族住户成员欧迪乐表示,他们不想被观光客打扰,也不想小岛上的天然景观被破坏。 在岛上开着鱼获直销店,上午店里当班,下午去办事时,由父母接班的欧迪乐向记者表示,母亲从巴黎嫁到当地,她生于斯、长于斯,求学时离岛到布列斯特,毕业后,心急着返回小岛家园,继续享受自然淳朴的小岛生活,这就是她的心愿。

如今,风闻这岛,引人遐思,愿意品味的不正是其《真实》、《粗犷》、《不擦脂抹粉》所呈现的独特《原始风味》吗?

来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