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愿当卡车司机 “我错过了女儿成长、平安夜一个人在服务区”

【欧洲时报10月25日赵筱编译】英国因为缺少卡车司机引发的供应链危机已经波及到当地民众生活,而上述情况不只发生在英国,欧洲大陆都面临这个问题——无人想当卡车司机。《国家报》记者跟随一位资深西班牙卡车司机穿越法国、英国,试图在四天的旅程里窥测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

《国家报》报道,全球贸易遭遇瓶颈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卡车司机,欧洲未来几年内需要40万人。这是一项艰苦、极度孤独、需要牺牲很多的工作。许多卡车司机一连多晚都要露宿在荒凉的服务区,这也是很多年轻人放弃这个职业的原因,即使拥有不菲的酬劳。该报记者随着51岁的卡车司机Lázaro Bermejo工作了四天后发现,这份工作没有浪漫,只有压抑。

法国需要4.3万名卡车司机 英国需要更多

10月11日,Lázaro Bermejo带着价值4.6万欧元的葡萄(2.4万公斤)从西班牙穆尔西亚出发,驶向英国剑桥,他必须赶在10月15日之前完好无损地交付给商家。10月13日,记者上车。第一个夜晚,他把卡车停在加油站后面,旁边还停着另几辆巨型卡车。其他卡车司机们已经在休息,没有人聊天说话。

Lázaro Bermejo检查了一下制冷系统,他需要保证葡萄不会发坏,整个晚上卡车都在嗡嗡作响。Lázaro Bermejo在车上看了两集《绝命毒师》,运气好的时候会睡着,否则就只能在那张窄小的床上辗转反侧,这就是他的日常,51岁的他已经失去了年轻时躺下就能睡着的能力。

在从事卡车司机的24年里,他遇到了很多情况。一次在法国边境有人突然钻进他的车,原来是一名想偷渡到英国、正在躲避法国警察追捕的非法移民;一次在柏林,卡车柴油和暖气管都结冰了,他不得不在零下好几度的温度下度过一整晚;还有一次在巴黎郊区,与一辆私家车相撞,他将另一辆车拖了十米,好在司机没有受伤,这也是他唯一一次交通事故。更多的时候,只有无穷无尽的公里数。

Lázaro Bermejo的工作流程以六天为一个单位,通常都是以每小时90公里的速度连续行驶六天,每四个小时休息45分钟。到达目的地后,他会休息24小时,然后以同样的速度再次启动,六天后返回家里。在家里休息两天后,再次踏上征途。

“当卡车司机最糟糕的是你总不在家,我错过了我两个女儿的成长,我从来没有在她们生日那天在家过,而她俩现在已经很大了。(卡车司机)结了婚,但又跟没有结一样。最可怕的还有孤独,平安夜总是一个人在服务区度过,运气好的时候能遇见一个西班牙人,两人能聊聊天。”Lázaro Bermejo说。

这种残酷性正是全球卡车司机日益减少的原因。随着经济增长,卡车司机缺口将更大。英国咨询公司今年8月撰写的一份报告称,未来几年欧洲或将需要40万名卡车司机。德国需要4.5万至6万人、法国需要4.3万人、西班牙需要1.5万人,而英国鉴于脱欧的特殊情况,则需要更多人,6万至7.6万。

但没有人相当卡车司机了,没有人想跟Lázaro Bermejo的生活一样。

年轻人宁愿少挣一点 多点时间在家睡觉

第二天,Lázaro Bermejo顶着黑眼圈喝了一杯浓缩咖啡,八点从加油站出发,十点达到巴黎郊区。他来过数百次巴黎郊区,却从未进过巴黎市中心,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埃菲尔铁塔。

交通拥堵也是卡车司机需要考虑的因素,无论当天堵不堵车,他都必须在9个小时(卡车司机每天最多开9个小时,记录仪会记录里程)内抵达亨廷顿,这是第二天卸下葡萄的英国小镇。需要说明的是,路上他一颗葡萄都没有吃过。

商业协会货运总联合会(CGTM)的副秘书长杜尔塞·迪亚兹将卡车司机的缺乏归因于该行业缺乏吸引力。现在的年轻人宁愿少挣一点,只愿意在城市附近接订单,剩下的时间回家睡觉。“国际卡车司机的收入约为3000欧元。那些用面包车送货的人,只能赚不到1500欧元,但他们更喜欢后者。此外,很多服务区不安全,一些女性被迫离开这份工作。”

Lázaro Bermejo在路上就听歌、听收音机,有时候跟妻子、朋友打个电话,或者就安静地开车。Lázaro Bermejo很幸运从来没被抢劫过,但他知道很多同行都遭遇了不幸,“小偷会顺着窗户缝喷一种喷雾,等司机睡着了,他就撬门把东西偷走。”

Lázaro Bermejo每个月的净收入是3000欧元,也有一些同行挣得更少一点。法国卡车司机的平均年收入是5万欧元,英国5.9万欧元。

经过法国加莱,通过欧洲隧道,接受新的海关检查后,Lázaro Bermejo进入英国,抵达距离剑桥20公里的服务区。天已经是黑了,大约200辆卡车面对面排成两排,每个人都坐在驾驶座上干自己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看,这里像是卡车沙漠。服务区有汉堡王和淋浴设备,但Lázaro就吃了他在冰箱里准备的东西,然后上床睡觉并播放《绝命毒师》。

过去卡车行业充满冒险性 吸引人们认识世界

第三天黎明前,Lázaro Bermejo就已经把货物卸载到亨廷顿郊区。这里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但他只看到了城市丑陋的一面–环岛和工业建筑。

早上10点,他公司要求他前往加莱,那里他的一位同事刚从荷兰带着一车鲜花返回,Lázaro Bermejo需要在两天之内完成这场接力,将鲜花从加莱带到西班牙的瓦伦西亚。

再次经过欧洲隧道返回法国,他花了1欧吃了一个汉堡,下午3点,与同事碰头换车。同事开着Lázaro Bermejo的空车继续前往荷兰拉更多的鲜花,Lázaro Bermejo则开着同事装满鲜花的卡车上路。在9个小时内,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服务区,只能停到路边的停车场过夜。一如既往,车厢里嗡嗡作响。

第四天清晨7点,天还擦黑,Lázaro Bermejo喝了一杯黑咖啡继续向南开,在那里他将与一位西班牙同事再次交换卡车。夜幕降临时,他已经连续完成了六天的工作,不得不休息24小时。

西班牙全国运输协会联合会(Fenadismer)秘书长胡安·何塞·吉尔认为,这个行业已经失去了过去人们想要了解世界、充满冒险的吸引力。“现在年轻人可以通过廉价航班来认识世界,我们必须寻找其他激励措施,让这个行业再次吸引人们”,他补充道。运输情报专家英国人迈克尔克洛弗认为,有必要提高服务区的安全性,为卡车司机提供奖金,并更多地依靠技术使每次运输利润更大。

Lázaro Bermejo继续以每小时90公里的速度行驶在法国公路上,他觉得自己有点自相矛盾,虽然不喜欢这个行业,但是也有点离不开这个行业,“当你一个人开车前往一个地方的时候,感觉你在过另一个人的生活,这种感觉像毒品会上瘾。”

(编辑:秋狸)

加泰罗尼亚发现德尔塔Plus毒株 西班牙开始接种第三剂新冠疫苗

截至10月22日,西班牙新增病例2556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997732例,新增死亡30例,经官方确认的新冠死亡人数87132例。目前,西班牙境内的感染率为44例/10万居民。(周末不更新数据)

加泰罗尼亚发现德尔塔Plus毒株

《世界报》报道,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已经检测出了5例德尔塔Plus变种毒株,该毒株被认为拥有比德尔塔毒株更强的传染性,而德尔塔毒株正是今年夏天西班牙暴发第五波疫情的始作俑者。

加泰罗尼亚卫生部部长Josep Maria Argimon已经表示对当地的感染数量增加感到担忧,在过去的24小时内,加泰罗尼亚增加了664例新增确诊病例和4例死亡病例。

德尔塔Plus变种毒株称作AY.4.2,英国等国正在对其进行密切监测。具体来说,该毒株的传染性比原始的德尔塔毒株要高10%到15%。

马德里学校今起不强制佩戴口罩

《20分钟报》报道,从10月25日周一起,马德里自治区将不再强制要求在学校和工作场所的露台和室外场所佩戴口罩,前提是可以保持1.5米的安全距离。

这样一来,马德里6岁以上的学生在室外空间休息时,如果能保持安全距离,就不会被强制要求佩戴口罩。

这项措施将适用于马德里自治区的各类教育中心,例如幼儿教育、初等教育、义务中等教育、高中、专业培训、语言教育、初级和专业音乐和舞蹈教育、造型艺术专业教育和设计、体育教育和成人教育等等。

同样,在工作场所,当员工待在岗位上时,也可以不戴口罩,前提是要保证与其他工人或设施使用者1.5米的人际安全距离。

西班牙开始接种第三剂新冠疫苗

西班牙电视台报道,从10月25日周一开始,西班牙70岁以上的人群将开始注射第三剂新冠疫苗。这大约涉及700万人,该群体也将同时进行流感疫苗的接种。

具体来说,现在开始接种第三剂疫苗的人群应该符合以下条件,首先,年龄在70岁以上。其次,从完成第二剂疫苗接种至今已经过去了至少6个月的时间。

此外,西班牙公共卫生委员会已经提议将65岁以上,且完成疫苗接种超过6个月的人群也纳入到接种第三剂疫苗的范围。该群体预计将于11月开始接种第三剂疫苗,西班牙卫生大臣Carolina Darias已经表示,第三剂的疫苗接种策略将是动态的,并且将根据科学证据纳入人群。

就接种的疫苗种类而言,目前第三剂疫苗将使用辉瑞或者莫德纳。同时预约接种第三剂疫苗的流程与前两剂相同,民众可以通过网页、手机应用程序和电话等方式预约。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部分7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的是单剂量的强生疫苗。对此,专家已经向公共卫生委员会提出建议,对于该群体,使用辉瑞或莫德纳疫苗作为加强剂量接种。

此外,西班牙卫生部和免疫学家都建议同时进行第三剂新冠疫苗和流感疫苗的接种,并认为这样的方式可以优化卫生资源利用,提高疫苗的普及率,但这两种疫苗需要在人体的不同位置进行注射。

病毒重返儿科:“我们已经满负荷了,病人比新冠疫情之前还多” …

摘要: 病毒重返儿科:“我们已经满负荷了,病人比新冠疫情之前还多”
感冒、肠胃炎、喉炎、口手足……如果你是家长,这些疾病你一定不陌生,因为这些是孩子上学时经常出现的疾病,比如流感。 这些疾病在开学初最易发生, …
病毒重返儿科:我们已经满负荷了,病人比新冠疫情之前还多

QQ图片20211022173735.png
感冒、肠胃炎、喉炎、口手足……如果你是家长,这些疾病你一定不陌生,因为这些是孩子上学时经常出现的疾病,比如流感。 这些疾病在开学初最易发生,稍后我们会看到,儿科咨询处人满为患。新冠病毒让这些疾病消失了,去年一例都没有发生。但是2021年,这些常见病毒又回来了,而且并疫情前更凶猛。生病人数比2019年还多。
这是保健中心儿科医生的感受。作为西班牙初级保健儿科协会 (Aepap) 的发言人,特蕾莎·塞纳罗称发生了非常引人关注的口手足高峰。这是一种导致身体某些部位生疮的病毒,主要在托儿所传播。发病率最高的是三岁以下的儿童。因这种疾病而就诊的人数多的令人惊讶,有些男孩和女孩全身都长疮,塞纳罗说。

西班牙更改时间的日期

摘要: 西班牙更改时间的日期
10月31日,下周日,时钟将倒退1小时,本来的凌晨3点将变成2点,而对于加那利群岛,时间将提前一个小时。西班牙的这个传统于1973年确立,并且于1981年在欧盟发布了第一项指令。最后于1996年开始 …
西班牙更改时间的日期

QQ图片20211022173522.png
1031日,下周日,时钟将倒退1小时,本来的凌晨3点将变成2点,而对于加那利群岛,时间将提前一个小时。
西班牙的这个传统于1973年确立,并且于1981年在欧盟发布了第一项指令。最后于1996年开始在所有成员国内执行。
2018 年,同一个机构提出了消除时间变化的计划。最初更改时间的目的是节约能源并利用日照时间,尽管尚未证明这种变化对电力消耗的影响与其造成的不便是否成正比。

2022年的工作日历:这些是法定假日

摘要: 2022年的工作日历:这些是法定假日
2022年的工作日历已于本周四通过劳工总局的正式决议在国家官方公报 (BOE) 上公布。明年共有 12个国家法定假日,比2021年多了一个,但只有8个是全国共同庆祝的节日。 因此,2022年 …
2022年的工作日历:这些是法定假日

QQ图片20211022173545.png
2022年的工作日历已于本周四通过劳工总局的正式决议在国家官方公报 (BOE) 上公布。明年共有 12个国家法定假日,比2021年多了一个,但只有8个是全国共同庆祝的节日。
因此,2022年将全民一起庆祝的节日如下:
· 11日,星期六:新年
· 16日,星期四:主显节
· 415日,星期五:圣周五
· 815日,星期一:圣母升天节
· 1012日,星期三:西班牙国庆节
· 111日,星期二:万圣节
· 126日,星期二:宪法日
· 128日,星期四:圣母无染原罪节
另外,有四个公共假日的日期和自治区的假日相重合,因此可以决定将庆祝日移到另一天:
· 414日,星期一:圣周四
· 52日,星期一:劳动节后的周一
· 725日,星期一:圣地亚哥节
· 1226日,星期一:圣诞节后的周一

西班牙马德里:移牧节

10月24日,一年一度的移牧节在马德里举行。在西班牙,每当季节由夏至冬逐渐转换时,牧人会赶着成千上万绵羊、牛和其他牲畜从凉爽的高原牧场向地势较低的草地迁移,形成数条传统游牧路线。

10月24日,人们观看走过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的羊群。(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自新华社)

牧羊人在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表演。

羊群走过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

一名女子与走过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的羊群合影。

羊群走过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

(编辑:南烛)

南欧国家经济有望 在2022年底复苏

【欧洲时报记者陈继哲编译报道】随着新冠疫情的逐渐趋缓,全球经济也正在复苏,但世界各国摆脱困境的速度却大不相同。

《国家报》报道,在欧元区内,各国经济恢复的速度并不一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12日发布的数据,欧元区的19个国家内,有12个需要等到2022年才能恢复到新冠疫情开始前的GDP。

这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又一次复杂的经济形势。欧洲中央银行认为,各国将再次面临复杂的经济形势的考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欧洲各国都将迎来巨大的挑战。欧洲央行在使货币正常化的同时,还要避免金融崩溃以及过大的公共债务。

6月10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拍摄的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例会后新闻发布会的视频直播画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盟最大的五个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荷兰的GDP都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是与此同时,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有望在2021年底前迎来复苏。芬兰的情况也与之类似。而卢森堡和爱尔兰的GDP甚至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其中爱尔兰的情况是最引人注目的,它是欧元区中唯一一个在2020年GDP没有下降的国家,在其余成员国“过着噩梦般的生活”时,爱尔兰以5.9%的GDP增幅在欧元区脱颖而出。

如果把视线移到欧洲南部,三个高度依赖旅游业的国家处境则难以乐观。他们分别是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这三个南欧国家有望在2022年底恢复到疫情开始前的GDP水平。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190个国家中,有40%(82个)预计能够在今年恢复到疫情前的GDP水平。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美国的GDP在2021年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

中国的情况则更加令人瞩目,它的字典里甚至没有出现过“衰退”这个词,在2021年中国以2.3%的GDP增速成功收官。在还未过去的202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的GDP增速将达到8%。

在大洋另一端的拉丁美洲,尽管当地最近原材料出口繁荣,但是根据预测,这些国家在2022年前的情况不容乐观,经济水平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GDP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当地的8个国家:巴西、哥伦比亚、智利、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和巴拉圭有望在2022年恢复经济。但在另一方面,委内瑞拉的经济情况还是一如往常的糟糕,厄瓜多尔也是积重难返,虽然石油价格的上涨对这些国家来说是好消息,但仍不足以帮助其摆脱困境。

(编辑:汩桥)

西班牙疫情反弹,专家呼吁对新毒株保持冷静

【欧洲时报布礼报道】截至10月20日,西班牙新增病例252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993295例,新增死亡31例,经官方确认的新冠死亡人数87082例。目前,西班牙境内的感染率为43例/10万居民。

专家呼吁对新毒株保持冷静

《阿贝赛报》报道,目前在欧洲,许多国家的新冠疫情逐渐趋缓,但仍有多国的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居高不下,尤其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将近5万例的英国。与此同时,英国当地也出现了德尔塔毒株的新变种,被称为德尔塔Plus。该毒株甚至已经传播到了以色列等国家。

西班牙圣地亚哥大学预防医学和公共卫生名誉教授Juan Jesús Gestal对此表示,有必要保持关注并保持警惕,但不要惊慌。他解释说,目前该毒株仅占据了6%的病例,同时该毒株也不具有其他更严重的突变。至于西班牙的情况,Gestal认为疫情正在结束,除非出现拥有强大免疫逃脱能力的变种毒株,那将是一场灾难。

纳瓦拉大学微生物学教授Guillermo Martínez de Tejada的观点与Gestal的观点相似。尽管他认为现在就对德尔塔Plus毒株下定义还为时尚早,但考虑到该毒株从7月份就被发现,但时至今日也没有成为主流的毒株,即取代德尔塔毒株的位置,所以可以看出其传播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他认为,该毒株很可能会使感染加剧,但并不会太严重。

马德里学校下周起无须戴口罩

《20分钟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主席伊莎贝尔·迪亚兹·阿尤索10月21日宣布,从下周一起,马德里自治区的学校(colegios e institutos)将放宽佩戴口罩的规定。自从9月份学年开始后,取消强制佩戴口罩的声音就一直存在。

这样一来,马德里自治区的儿童和青少年可以在休息时间(如果在室外),以及在教室外进行其他活动时摘下口罩。而在上课期间,学生仍将强制佩戴口罩。

在几周之前,马德里就放宽过学校佩戴口罩的规定,当时允许学生在体育课摘下口罩。

其他的自治区,例如瓦伦西亚和加泰罗尼亚,也在研究采取类似的措施。

“经过了这么多工作,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首都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而这是因为每个人,从儿童到成人,大家都做得很好,为实现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阿尤索表示。

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SpainZone

(编辑:顾砚)

拉丁裔帮派每周收入185,000欧元,疫情期间人数翻番,并且现在正在创建专门的女性帮派 …

摘要: 拉丁裔帮派每周收入185,000欧元,疫情期间人数翻番,并且现在正在创建专门的女性帮派
由于新冠疫情,马德里自治区的拉丁裔帮派成员的数量在短短两年内翻了一番,从大约1,200人增加到目前的2,500人。这是基督教援助 …
拉丁裔帮派每周收入185,000欧元,疫情期间人数翻番,并且现在正在创建专门的女性帮派

QQ图片20211020183949.png
由于新冠疫情,马德里自治区的拉丁裔帮派成员的数量在短短两年内翻了一番,从大约1,200人增加到目前的2,500人。这是基督教援助中心开展的马德里自治区拉丁裔帮派第二文台的数据,数据还表明加入这些组织的年龄已经提前到了11岁。
随着社交网络的出现和获得的便利,加入帮派的年龄在去年也有所提前,有些组织中已经发现了11岁的年轻人,尽管他们中大多数成员的年龄在1523岁之间,宗教机构的报告称,该报告还指出,在马德里活动的拉丁帮派中,大约有5001113岁的年轻人,大约1,2001418岁的年轻人, 8001925岁的人。
疫情期间,在教学中心吸引的人数有所增加,因为迪斯科舞厅的日场(下午)关闭。教育中心历来都是帮派拉人的地点,很多情况下甚至是场地的所有者,文本补充道。

疫情反弹,专家呼吁对新毒株保持冷静!马德里学校将摘掉口罩,瓦伦和加泰或效仿!

点击“西闻”微信公众号“疫情动态”栏,获取欧洲新冠病毒疫情实时跟踪数据。

截至10月20日,西班牙新增病例2528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993295例,新增死亡31例,经官方确认的新冠死亡人数87082例。目前,西班牙境内的感染率为43例/10万居民。


专家呼吁对新毒株保持冷静

 

新闻报道。(图片来源:《阿贝赛报》网站截图)

 

《阿贝赛报》报道,目前在欧洲,许多国家的新冠疫情逐渐趋缓,但仍有多国的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居高不下,尤其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将近5万例的英国。与此同时,英国当地也出现了德尔塔毒株的新变种,被称为德尔塔Plus。该毒株甚至已经传播到了以色列等国家。

 

西班牙圣地亚哥大学预防医学和公共卫生名誉教授Juan Jesús Gestal对此表示,有必要保持关注并保持警惕,但不要惊慌。他解释说,目前该毒株仅占据了6%的病例,同时该毒株也不具有其他更严重的突变。至于西班牙的情况,Gestal认为疫情正在结束,除非出现拥有强大免疫逃脱能力的变种毒株,那将是一场灾难。

 

纳瓦拉大学微生物学教授 Guillermo Martínez de Tejada的观点与Gestal的观点相似。尽管他认为现在就对德尔塔Plus毒株下定义还为时尚早,但考虑到该毒株从7月份就被发现,但时至今日也没有成为主流的毒株,即取代德尔塔毒株的位置,所以可以看出其传播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他认为,该毒株很可能会使感染加剧,但并不会太严重。

 

马德里学校下周起无须戴口罩

 

新闻报道。(图片来源:《20分钟报》网站截图)

 

《20分钟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主席伊莎贝尔·迪亚兹·阿尤索10月21日宣布,从下周一起,马德里自治区的学校(colegios e institutos)将放宽佩戴口罩的规定。自从9月份学年开始后,取消强制佩戴口罩的声音就一直存在。

 

这样一来,马德里自治区的儿童和青少年可以在休息时间(如果在室外),以及在教室外进行其他活动时摘下口罩。而在上课期间,学生仍将强制佩戴口罩。

 

在几周之前,马德里就放宽过学校佩戴口罩的规定,当时允许学生在体育课摘下口罩。

 

其他的自治区,例如瓦伦西亚和加泰罗尼亚,也在研究采取类似的措施。

 

“经过了这么多工作,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首都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而这是因为每个人,从儿童到成人,大家都做得很好,为实现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阿尤索表示。


全球累计110万人以上新冠病毒疫情。(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制图)


欧洲新冠病毒疫情图。(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制图)


| 本文由《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西闻”原创、翻译或编辑整理,版权归西闻所有。如需转载或改编发布请与本报联系确认,并注明内容出处。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使用西闻所属版权的新闻作品。对于侵权行为,西闻将予以全力申诉。 西闻:SpainZone


如在西闻微信公众号有广告投放需求,请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