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春节联欢晚会》举行首次彩排

《2022年春节联欢晚会》举行首次彩排

  中新社北京1月21日电 (记者 高凯)2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2年春节联欢晚会》完成第一次彩排。

  据介绍,今届晚会遵循“欢乐吉祥、喜气洋洋”的主基调,突出守正创新、出新出彩的艺术追求,以“思想+技术+艺术”为创作理念。寄望以丰富歌舞节目、精致的语言类作品等,反映新时代跳动的脉搏,通过丰富的视听呈现和多彩的文化元素,营造欢乐喜庆的过年氛围。

  2022年春晚依然注重从源远流长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新的创作灵感,着力对现实生活给予更多关注。

  据了解,此次春晚有机融入了XR、虚拟等新技术,将以电影化制作呈现出影视大片质感的作品。

  此外,春晚特别打造的720度弧形屏幕,也带给现场观众“沉浸式”体验,晚会通过巧妙设计将舞台延伸到演播厅整体,让观众也置身于表演空间,成为节目的有机组成部分,烘托出浓浓的“团圆、团聚、团结”的中国年氛围。

  据悉,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2年春晚严格执行各项防疫措施,确保参演人员和现场观众的安全。接下来的几天里,春晚还将进行多次彩排。(完)

【编辑:王诗尧】

动作电影《断金》上线 吴樾领衔主演

动作电影《断金》上线 吴樾领衔主演

  由刘璋牧执导,刘毅编剧,吴樾领衔主演,骆言、刘俊孝主演,苇青特别出演,夏铭浩、贺勋、马翼等人共同主演的动作电影《断金》今日于腾讯视频独家上线。这部饱含兄弟情义、血性十足的电影,经过《战狼》核心团队的精心打磨,凭借着拳拳到肉的硬核打戏风格、令人动容的兄弟情义以及极具特色的女性角色,成功吸引了众多男性网友观看,这部电影也是继腾讯视频自制电影厂牌全新升级后,2022年推出第一部重磅自制大作,看点满满,逐一揭晓。

  斗战黑帮激燃之战 爽感拉满震撼感官体验

  《断金》讲述了一对孪生兄弟在海外出生入死的故事。弟弟雷战笙因为巨额资金被卷入当地的黑帮组织并借假死逃脱追杀,不明内情的哥哥雷战军为了查清弟弟“死亡”真相,跨越国界,千里追凶。而已经脱身的弟弟,为了拯救哥哥以全新的面孔和身份回归,和哥哥一起,在警察和黑道的双重追缉下拼命逃生。

  作为一部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动作枪战影片,《断金》中充斥着令人目不暇接的打斗与刺激的特效场面,风格十分突出。无论是轻捷迅猛的枪战追击,还是拳拳到肉的近身打戏,都显得激燃热血,极为震撼。此外,院线级的制作班底更是让影片如虎添翼,预告片中吴樾与骆言令人血脉喷张的打戏,黑帮老大侯爷以指为枪、远程操控狙击手射杀目标,警察与黑帮于闹市飞车追逐以及大桥枪战火拼等场面紧张刺激、高能不断,震撼的视觉效果将爽感直线拉满,带给观众最极致的感官体验。

  兄弟情义后劲十足 硬核舍命相救直戳人心

  《断金》取自“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此“断金”不仅指兄弟合作迸发出的力量,在片中也暗指弟弟在哥哥的感召下迷途知返,放弃不义之财,回归人性的良知和亲情。影片以弟弟雷战笙“死亡”开场,哥哥雷战军不顾马步警方与黑帮的双重追击只身入局查明真相;而原本全身而退的弟弟在得知哥哥以身犯险后,同样义无反顾地放弃出国前往马步保护哥哥。预告片中哥哥雷战军撕毁自己的身份证明时,虽一言不发,但决绝的眼神和背影中满是对弟弟的担心;在被侯爷施以鳗鱼电刑、窒息拷问等骇人酷刑时依然不肯说出弟弟的下落,兄弟之间的深重情义在短短几秒钟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如果说庞大的动作场面满足了观众对视觉体验上的高要求,那么兄弟情义的故事内核则将影片拉向更深层次的情感价值。故事线中兄弟二人都为了保护对方舍身冒险,但直至影片尾声才得以相认。一明一暗的处境,中间还夹杂着金钱利益和阴谋算计,面对诸多考验,即使弟弟不能忍受一亿美金的诱惑,哥哥也没有弃之不顾,在紧要的生死关头,两人依然无条件地把后背交付给对方,一起绝地逃生。可谓是人生得一兄弟足矣。

  女性群像全员狠人 创新击碎传统刻板印象

  不同于一般的男性向影片中把女性作为陪衬出现,《断金》中的女性角色“狠”劲十足,不仅在造型上飒爽干练,其身份也在剧情中占据着核心地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当地黑帮组织头目侯爷,虽然年近半百,但她的势力早已遍布警政商各界,甚至于狂妄地说出“杀你们太容易”这样的台词,如此嚣张跋扈的姿态和只手遮天的能力,完全打破了观众对女性形象定位的刻板印象。而女主萨哈她雅·公琼同样巾帼不让须眉,作为一名性格泼辣、美丽干练的女警,她在跟着雷战军兄弟俩一起逃脱时完全不拖后腿,打斗场面同样精彩异常,女性荷尔蒙的魅力一点儿也不输男性。可以说,在探索女性的角色功能和定位上,《断金》做出了全新的尝试和挑战。

  电影《断金》由上海腾讯企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海南欢乐时光影业有限公司、象山旋转木马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今日独家登陆腾讯视频,一起感受兄弟之间舍命相护、不问生死的硬核情感!

【编辑:罗攀】

《云上的小店》收官 离别之际众人不舍落泪

《云上的小店》收官 离别之际众人不舍落泪

  由湖南卫视陈震团队和罗煦明团队联合制作的综艺《云上的小店》今晚十点迎来收官。在小店的帮助下,小河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云上的小店》用奇迹展现综艺正能量,用行动表达振兴乡村的决心。同时小河乡淳朴的民风也感动众人,汪涵、杨迪、沈梦辰三人与村民们建立深厚的感情。面临即将到来的分别,小河乡村民与小店三人组会用什么方式表达离别之情呢?

  云上的小店迎来最终盘点

  分别之际温情四溢

  作为一家便利店,《云上的小店》一直对外开放经营,经过大张伟的促销活动以及移动便利店的形式,小店这些天的确卖出去不少货物,本周小店迎来最终盘点,几个月的经营,小店究竟是盈利还是亏损呢?杨迪在多期“记账”风波后,欠款究竟有多少?汪涵和沈梦辰又商量出什么办法来整蛊杨迪呢?一向“勤俭持家”的杨迪能否逃过此劫?

  几个月的时间,汪涵、杨迪、沈梦辰与村民发生很多难忘的事情。离别之际,汪涵、杨迪、沈梦辰将小店整理的井井有条,来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分别却已近在眼前。经常光顾小店的吉阿婆、三嫂、老支书等人,会用什么方式表达自己的不舍之情呢?经常驻扎的小店的三位孩子又和沈梦辰达成了怎样的约定?罗书记代表小河乡新河村送给了汪涵等人一份怎样的惊喜?这份惊喜又为何会让大家的眼中泛起泪光呢?

  小河乡天文台建成

  珍贵陨石让人大开眼界

  在《云上的小店》第五期中汪涵在了解小河乡的情况后,着手联系了国内顶尖天文学家,为孩子们普及了天文知识,并经过多方面考察,准备在小河乡筹建一座天文台。经过多日施工,在孩子们的期盼中,天文台终于建成了!不光小河乡的孩子们开心,小河乡的村民们也对星河天文台充满了好奇。

  节目中对天文学拥有浓厚兴趣的谢天磊小朋友被聘请为星河天文台第一任“小小天文台台长”,相信这次的经历一定会让他受益终生。同时星河天文台还特别出展了多块珍贵的陨石。关于这些陨石,又会为村民带来哪些奇妙的体验呢?在太空便利店中,孩子们又见到了哪些奇妙的物品呢?

  敬请锁定本周五晚十点湖南卫视播出的《云上的小店》,一起感受分别之际的温情四溢吧!

【编辑:罗攀】

春节档8部新片齐开预售

春节档8部新片齐开预售

  中新社北京1月21日电 (记者 高凯)2022年春节档定档影片21日开启预售。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截至当日12时,8部新片预售票房已累计达到1170万元(人民币,下同)。

  临近春节假期,2022年春节档的8部新片阵容终于尘埃落定,《长津湖之水门桥》《奇迹·笨小孩》《四海》《狙击手》《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外,三部动画片分别是《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熊出没·重返地球》《小虎墩大英雄》。

  21日,8部新片齐开预售,因为预售票房榜包含点映票房,截至12时,此前已经开启点映的《熊出没:重返地球》《喜羊羊与灰太狼筐出未来》暂列预售票房榜第一、二名,分别达到400万元和280万元。

  不过除去预售票房,一直以来备受关注的战争大片《长津湖之水门桥》则以约270万元位居第一,《奇迹·笨小孩》《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四海》《狙击手》分列二至五位。

  在春节档的“想看”榜单中,几天前刚刚定档的《长津湖之水门桥》已经以81.2万(人次)大幅领先位列榜首。

  根据灯塔相关数据,近5年的春节档TOP3票房占比80%是常态,而当超级头部影片出现时,将占据春节档近半票房。业内分析认为,在《长津湖之水门桥》官宣定档后,2022年春节档的影片票房分布,很可能延续2021年和此前2016年的布局,超级头部影片或将占据档期近半票房。而截至记者发稿,《长津湖之水门桥》的预售票房已经超越开启点映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筐出未来》,升至第二。(完)

【编辑:罗攀】

西藏山南公安民辅警独立编剧导演微电影《传承》发布

西藏山南公安民辅警独立编剧导演微电影《传承》发布

  中新网拉萨1月21日电 (记者 赵朗)记者21日从西藏山南市公安局获悉,由该局民辅警担任编剧、导演、演员制作的微电影《传承》发布。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影片讲述了在海拔4700米的雪域高原,三名群众被困雪山。身患癌症的错那县公安局退休老局长贡觉义无反顾送儿子达娃出征,因爷爷牺牲在对印自卫反击战而选择来到西藏错那公安的张前进带队展开救援。历时四天,错那公安民警克服困难,将被困群众安全带回。

  山南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周晓介绍,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微电影《传承》,是所有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无私付出的一线山南公安民辅警的缩影,真实生活中,他们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这样为民服务的画面每天都在上演。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片中达娃的表演者,是我们局的民警,他演得特别好。电影写的就是真实发生在基层一线的事例,真实的事件最能打动人、感染人、鼓舞人,山南公安事业需要每一个人去传承,片中的每一名民警都是我们工作学习的榜样。”洛扎县公安局民警桑珠说,拍摄时,不少现场群众深受感动。

  微电影《传承》时长24分钟,编剧、导演、演员均由山南公安机关民辅警担任,剧组全体人员深入错那、隆子、洛扎、浪卡子等基层一线实地踩点选景拍摄,从采访、编剧到拍摄制作完成历时近三个月。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图为电影剧照 山南市公安局供图

  据悉,这是山南公安拍摄制作的第二部微电影,多年来,山南市公安局以优秀的文化作品传播正能量、弘扬主旋律,持续加强公安文化建设,激发民警的归属感和荣誉感,增强忠实践行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总要求的行动自觉,加快推进山南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区前列。(完)

【编辑:罗攀】

胡军谈冬奥:最想看短道速滑和冰球比赛

胡军谈冬奥:最想看短道速滑和冰球比赛

  中新网上海1月21日电 (记者 康玉湛 徐银)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重点指导,张晓波执导,李嘉任总编剧的励志体育竞技剧《超越》正在东方卫视热播。该剧聚焦冬奥会重点项目“短道速滑”在中国的发展史,引发广泛关注。热播古装剧《雪中悍刀行》刚刚收官,“北椋王”胡军摇身一变,成了《超越》的短道速滑教练,“感觉挺有缘分的,这次和李庚希在新作中再续前缘演了父女”。

  在剧中,胡军饰演第二代短道速滑运动员陈敬业,是李庚希饰演的陈冕的父亲。胡军总结了陈敬业与陈冕父女关系的几个发展阶段:“一开始,父亲觉得女儿没天赋,阻止她滑冰,两人关系很僵。之后,两人慢慢和解。再往后,父亲甚至主动帮助女儿训练。”

  胡军尝试理解了陈敬业最初的焦虑和坚持:“他经历过缺乏天赋无法再往前一步的苦,不想让女儿再受一遍苦。他是出于爱和理性,对陈冕的选择提出异议。”虽然在专业上对女儿横加阻拦,要求严格,但生活中,陈敬业却对陈冕嘘寒问暖,关爱有加。”

演员胡军。 受访人供图
演员胡军。受访人供图

  谈及生活中对女儿九儿、儿子康康的教育,胡军说:“如果在现实中,孩子的追求、选择跟我们家长的期盼相违背,我们不会过多干预,只会跟他们交流担心和疑虑,最终选择权还是在于他们。我一直认为孩子的选择才是第一位的,孩子有自己的生活、目标,家长要充分尊重。”

  谈及接演这个角色的缘由,胡军透露,导演只跟自己介绍“要演一名短道速滑教练,而且是冬奥题材作品”。之前没演过教练类的角色的胡军,即便还没拿到剧本,就决定出演。准备阶段,他很快感受到了压力:“我去了解教练员平时的生活、训练状态。我在滑冰方面是零基础,便私下请教练学习滑冰,而且开拍之前、没戏的时候,都一直在练。”

  回想起东北地区的拍摄经历,胡军印象深刻:“在哈尔滨拍摄时,我真正感受到了东北冬天的寒冷。大雪、冰溜子很漂亮,也确实很冷,所以我们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真切的。”拍摄过程也让胡军真正了解到短道速滑运动员的不易:“他们平时训练时经历的风险和艰苦,非常让我感动。说是超越,我觉得他们都是超人。”

  胡军坦言,经过几个月的拍摄,他已经摸透了短道速滑的项目规则,对于北京冬奥会充满期待:“我最想看短道速滑比赛,希望中国运动员能取得好成绩。在冬奥会的冰雪运动中,我还喜欢看冰球。”

  在胡军看来,所谓“超越”,就是“跳出自己的舒适区”。这些年,胡军也在演艺道路上不断尝试走出“硬汉”舒适区:《再见,那一天》中的社区民警、《重启之极海听雷》中的神秘大叔、《雪中悍刀行》中的北椋王……不过,他也认为:“演员不是万能的,也有局限性。现在,我会挑一些自己可以把控的角色,而不是成为所谓的‘千面人’。”(完)

【编辑:刘欢】

李庚希首拍体育题材剧 苦练速滑《超越》中挑大梁

李庚希首拍体育题材剧 苦练速滑《超越》中挑大梁

  中新网上海1月20日电(记者康玉湛 徐银)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重点指导,张晓波执导,李嘉任总编剧的励志体育竞技剧《超越》正在东方卫视热播。该剧因聚焦冬奥会重点项目“短道速滑”,引发广泛关注。谈及今年《超越》“开门红”后的事业规划,担纲主演的“00后”演员李庚希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去年我很拼,今年我想调整,遇到好剧本,我就接;没有遇到的话,我可以等等。”如何理解“超越”?她说:“要经历超越,才会知道你要超越的是怎样的自己。”

  近年来,凭借《小欢喜》《二十不惑》《雪中悍刀行》等热播剧收获不少关注的李庚希在《超越》中饰演短道速滑小将陈冕,凭借不灭热爱与强大意志力,从初创青岛队的队员,蜕变成长为国家队运动员,最终站上了冬奥会赛场。

  《超越》以双线穿插叙事的方式,呈现了中国短道速滑事业的发展史。剧中,李庚希还原了一名短道速滑小将真实面貌:顶着一头短发,几乎素颜出镜,动作干净利落……她说:“我之前没怎么看过短道速滑比赛,通过这次接触才慢慢了解这个项目。导演告诉我,角色有着超过一般人的勇气和坚定,我大概有了画面感,再加上造型加持,我渐渐进入了角色。”

演员李庚希。 受访人供图
演员李庚希。 受访人供图

  全剧开拍前,李庚希和其他演员一起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滑冰训练。在训练过程中,李庚希爱上了短道速滑:“我们每天分为陆地训练、冰上训练,每次陆地训练时,我就特别期待能上冰。”她认为,饰演短道速滑运动员的最大挑战就是要把动作做标准,让观众有代入感,“至少做到像模像样”。

  《超越》是李庚希第一次拍摄体育题材剧,谈及与拍摄其他剧的最大不同,李庚希坦言:“演运动员是挺辛苦的,我能切身体会到他们肉体上的疼痛。”她透露,拍摄竞技比赛是一段漫长的过程,一场比赛经常要拍将近一周,而且过程繁琐。她也因此了解了何为运动精神、团队精神:“我和其他演员经常会受伤,但还是要站起来继续训练,在反反复复中,我体会到了运动在克服、坚持什么。有次导演给我们看初剪片段,我们所有人都看得热泪盈眶,热血的呈现让我们深受触动,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值得一提的是,《超越》中的两位中前辈男演员此前都与李庚希有过合作:饰演陈敬业的胡军,在新剧中是陈冕的父亲,他在《雪中悍刀行》中的角色是李庚希饰演的姜泥的未来公公徐骁;饰演郑凯新的沙溢,在新剧中是陈冕的教练,他在《小欢喜》中的角色是李庚希饰演的乔英子的父亲乔卫东。

  李庚希坦言,由于之前与沙溢、胡军都有过合作,所以拍戏一开始就不会紧张,而且两人都很照顾她。沙溢在《小欢喜》中是喜剧人设,到了《超越》,沙溢突然转变“画风”,变成严厉的短道速滑教练。李庚希也深有感触:“沙溢老师拍的时候很严肃,不拍的时候,经常跟我们开玩笑,非常开心。”

  “我真的特别感谢《超越》给到自己的这样一次机会,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机会磨练自己的演技,让观众看到更多面的李庚希,我觉得挑战是无限的”,李庚希笑着说道。(完)

【编辑:叶攀】

胡军:运动员不止“超越”,而是“超人”

胡军:运动员不止“超越”,而是“超人”

  电视剧《超越》在北京冬奥会即将举行之前,登上荧屏。本剧以我国较有集体记忆的冬奥会传统优势项目——短道速滑为故事主要表现对象,通过对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的三代运动员、教练员的拼搏和成长的刻画,呈现了国家“北冰南展”战略的丰硕成果,也以体育为切口,体现了冬奥大主题于当下时代的丰富内涵,展现了三十年来我国经济、社会、文体各方面的蓬勃发展,抒写了我国运动健儿的新老传承及不变的初心。

  胡军在剧中饰演一位优秀的前短道速滑运动员、现优秀教练“陈敬业”。这个在运动生涯和教练生涯中兢兢业业追求卓越的人物,在家庭中,却和年少的女儿有着隔阂。陈敬业在剧中,戏份不多,但在未看过剧本,只跟导演聊过角色之后,胡军便毅然决定加入《超越》这个团队。“因为冬奥题材,我还是挺有冲动去参与的,所以没拿到剧本,我就答应了拍这部戏。”

  陈敬业的女儿陈冕一角,由青年演员李庚希出演,前不久刚播完的《雪中悍刀行》中,两位也有合作。两部作品中,胡军都塑造了强势的父亲形象,而不同之处在于,“在《雪中悍刀行》中,我是把徐骁演成了一个比较萌,很有威严的父亲;在《超越》里面,我觉得陈敬业完全是由爱而发的一种严父。从外在感觉上,两个人物很多东西是不一样的,但其实作为父亲,我觉得只要抓住一点,就是完全对于孩子无私的爱。“

  两代运动员,复杂父女情

  在《超越》中,陈敬业认为女儿陈冕没有短道速滑的运动天赋,因此一直不同意陈冕的选择。陈敬业在剧中说,“我就是一个没有天赋的运动员”,也曾说,“体育竞技项目就像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你必须得有天赋,还有后天的努力,还有靠运气,你才能走到最后。”但胡军表示理解这位父亲,“这位严父是出于爱的一种严厉,一直认为庚希演的这个人物(陈冕),是没有运动天赋的,也是因为我自己(陈敬业)运动经历(的挫折),不想再让女儿受那种苦。”

  剧中,当女儿凭借自身努力进入初创的青岛短道速滑队时,陈敬业却当着众人的面,打压贬低陈冕的能力,陈冕在冰场之上,对着父亲喊出心中热爱和多年积郁的一幕,令人动容。紧张对峙之后,嘴上不同意女儿追寻速滑梦的陈敬业,却悄悄来到女儿宿舍,为女儿修理床铺。父女之间复杂的情感十分动人。

  “虽然陈敬业对陈冕非常的严厉,但只是在工作、事业上面,其实在生活当中,陈敬业对陈冕,内心当中他是有愧疚的,因为陈敬业自己对短道速滑的热爱,他那么好的家庭,最后也因这份工作弄得非常尴尬。所以说对孩子,还有对自己的妻子,都是有一定的愧疚的。”

  “陈冕对于自己的父亲,真有又爱又怨的感觉,这对父女之间的情感,我觉得应该是非常丰富的。从一开始父女之间的尖锐度,到后来慢慢和解,又到后来帮助她训练,这几个阶段的情感,我觉得都挺关键的。”

  而在现实生活当中,胡军不同意陈敬业的做法。“我一直认为,孩子的选择才是第一位的,孩子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有他们自己的目标,所以说要充分尊重孩子的选择。”巧合的是,胡军的女儿也喜欢冰雪运动,自小就学习花样滑冰。“但我只是想让她有这么一个技能自己玩,最关键的是练她的平衡,调节动作等等,她还没想过当运动员。”

  胡军认为,如果在现实中,孩子的追求也好,选择也好,跟父母心里所期盼的发展相违背,“我们可能不该过多地去干预孩子的选择,可以把我们的担心和疑虑跟他们交流,但最后的选择权还是在于他们。”

  短道速滑运动员是“超人”

  为了饰演好陈敬业这个角色,胡军除了了解教练员平时的生活,平时训练的状态之外,还开始私底下请教练学习滑冰,“因为我在滑冰上面是属于零基础,所以一直在练滑冰,没戏的时候就要去练滑冰,在开拍之前也在练习滑冰。”在哈尔滨拍摄《超越》的时候,赶上了冻雨。“大雪,树上结的冰溜子,非常漂亮。但在拍摄过程当中确实感受到了东北冬天的寒冷。”但也因此,能够表现出,运动员们真实的训练状态,“都是真真切切的”。

  胡军感叹,通过拍《超越》,真正地了解到了短道速滑的运动员是多么不容易,“他们经历的那种风险,那种苦,平时的那种训练,我们先别说是‘超越’,我觉得他们都是‘超人’,他们非常让我感动。”

  对于《超越》这个名字,胡军如此诠释“超越”这个词:“我觉得‘超越’就是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不要老在舒适区里面待着。”但同时,也要认知自己的局限,拿演员举例,胡军说道,“演员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都可以去演的,我觉得演员还是有自己的局限性的,所以我会挑一些自己可以把控的角色去演,我不是一个所谓的‘千面人’。”

  北京冬奥会即将来临,胡军笑说,因为演了短道速滑的教练,知道了短道速滑的规则是什么,比赛内容是什么,现在非常期待观看短道速滑的比赛,“希望中国运动员能在这次冬奥会当中拿到好的成绩,能够打出国威,比出国威,也希望他们不要受伤,平平安安的。”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编辑:袁秀月】

用光影生动讲述中国体育故事

用光影生动讲述中国体育故事

  用光影生动讲述中国体育故事(光影视界)

  张慧瑜

  《 人民日报 》( 2022年01月20日 第 20 版)

  冬奥会即将在北京开幕,“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新奥运精神再次在中国燃起。

  从1934年孙瑜拍摄的中国第一部体育电影《体育皇后》到今天,体育运动始终意味着一种健康的人格和生命力。体育文化不仅代表着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不断突破人类极限的现代精神,也是一种永不言败、不屈不挠、从弱者变成强者、发展进步的国家精神。

  1957年,第三代导演谢晋拍摄了《女篮5号》,借两代篮球运动员在新、旧中国的鲜明对比,展现了新社会让运动员不再受球队老板和外国人的歧视,成为拥有个人尊严的职业的过程。电影通过年轻一代运动员克服个人思想,把体育训练与为国争光结合起来,赋予体育题材电影爱国主义的底色。1959年的《冰上姐妹》、1964年的《女跳水队员》、1979年的《乳燕飞》等一批优秀体育题材电影,既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后妇女的解放,又呈现了个人竞技与集体文化的融合。1981年第四代导演张暖忻拍摄了《沙鸥》,讲述女排主力队员沙鸥战胜伤痛坚持训练,最终却没有获得冠军,又在人生的挫折和亲人遇难中重新振作起来的故事,展示了奋发图强的精神。

  上世纪80年代“五连冠”的女排精神激励几代中国人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奋起直追,中国体育运动员积极参与亚运会、奥运会等国际赛事,每次重大体育赛事都是激发爱国主义和拼搏精神的契机。2008年中国成功举办夏季奥运会,今年即将举办冬季奥运会,中国为世界体育运动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近几年拍摄的多部体育电影,成为讲述新时代中国故事的文化载体。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2019年表现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攀登者》,有2020年展现中国女排再度崛起的《夺冠》。两部电影都反映了不同时代体育健儿的奋斗故事和爱国主义精神。

  电影《攀登者》取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登山队两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真实历史,通过讲述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两次从喜马拉雅山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展现中国在特殊年代以举国之力组织攀登世界最高峰的壮举。对于1960年登上珠穆朗玛峰的老登山队员方五洲、曲松林和杰布来说,第一次登上珠峰因为没能留下影像资料,而无法获得国际登山界认可,这成为他们无法释怀的心结。此后不管时代和个人际遇发生多大的变化,他们始终坚信还能登上珠峰,这从方五洲十几年如一日保持体能训练和曲松林守在珠峰脚下没日没夜地收集气象数据中可以看出。这种不服输的意志除了来自于他们个人的信念,更重要的是依靠科学组织和严格训练,这背后依托的是国家力量。登上珠穆朗玛峰既是一种不言败、不服输的竞技意识,也是对国家荣誉和国家主权的捍卫。这部电影把个人情感与集体主义结合起来,呈现出为祖国顽强拼搏的精神。

  《夺冠》以中国女排为主角,表现了从上世纪80年代女排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获五连冠的辉煌历史,到经历90年代的持续低迷,再到新世纪以来又重新获得世界冠军的故事。排球是集体项目,既要求个人素质,又要求团队配合,刻苦训练、为国争光是老女排的精神。那间80年代女排训练场,凝结着老女排艰苦奋斗、流血流汗的历史;而郎平教练的科学训练、个性化的激励以及放下包袱的战前动员,显示了老女排精神与新女排气质的融合。从这里可以看出,新时代的中国体育故事既捍卫国家荣誉,又尊重个性差异化发展,这是一种更具包容性、多样性的爱国精神。2021年年底还有一部纪录片《无尽攀登》上映,讲述了第一位靠假肢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中国登山家夏伯渝的故事。在经历常人难以忍受的双腿截肢、癌症折磨的情况,夏伯渝最终在69岁实现登顶珠峰的梦想,创造了登顶珠峰的人间奇迹。

  近些年,中国实现了体育文化的创新性发展。竞技体育、商业体育与群众健身的结合,丰富多彩的现代体育项目引入中国,如马拉松、登山、赛车等极限运动也深受中国人的欢迎,校园体育中重视“完全人格,首在体育”的精神。在人类社会进步发展中,需要顽强拼搏的体育精神。体育比赛有终点、有成败,追求梦想、突破极限的体育精神没有终点。这种不惧艰难、不畏风险、勇攀高峰的奋斗精神,正是体育和体育题材电影的魅力所在。

  (作者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

【编辑:袁秀月】

献礼冰雪运动 致敬体育精神

献礼冰雪运动 致敬体育精神

  献礼冰雪运动 致敬体育精神——评电视剧《超越》的超越

  赵 彤

  《 人民日报 》( 2022年01月20日 第 20 版)

  核心阅读

  电视剧《超越》是第一部以我国短道速滑史为题材的电视剧,它以新颖的方式表现了中国冬季体育运动的发展历程

  《超越》超越了以往诸多行业剧惯用的硬性区隔两代人乃至三代人的做法,而是强调同心同德、同道同向,这是特别值得称道的

  冬奥题材电视剧《超越》正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一套黄金档播出,是中国电视人致敬北京冬奥会的献礼剧,是讲述我国冰雪运动发展史的行业剧,也是激励中华儿女行健致远的励志剧。它以新颖的方式表现了中国冬季体育运动的发展历程。

  一部短道速滑“超越”史

  中国冬季体育运动发展缩影

  《超越》是国家广电总局“我们的新时代”主题电视剧重点项目。该剧以“北冰南展”为背景,讲述三代短道速滑运动员为了祖国荣誉而奋斗拼搏的故事。剧作在聚焦中国短道速滑发展的同时,展现了国家快速发展的时代风貌,生动诠释了为国争光、无私奉献、科学求实、遵纪守法、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中华体育精神。在即将迎来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之际,作品以《超越》命名,蕴含着对劲健风骨的召唤与确认。

  在《超越》开头,吴庆红夺得全国速度滑冰冠军的照片,定格在1982年。这个时间,距中国获得第一枚冬奥会金牌还有20年。《超越》开播时,我国在冬奥会赛事史上实现金牌“零的突破”,已过去了20年。在这前后40年间,中国从参与冬奥会、冬奥会夺金到主办冬奥会,从以职业竞技为目标的冬奥会到全民参与冰雪健身运动,从“一听到滑冰滑雪想到的就是东北孩子”到3.46亿人踏雪上冰,经历改革开放、迈入新时代的中国冬奥历程在《超越》中得到精炼的故事化讲述。

  《超越》是第一部以我国短道速滑史为题材的电视剧。它从1989年的黑龙江短道速滑队创建和2014年青岛短道速滑队招新同时起笔,在两代教练员和两代运动员群像中,以第一代运动员转换为教练员为纽带,串接起三代人在短道赛场上和人生历练中的跌宕起伏。与以往行业剧创作多以行业内标志性事件来结构剧情不同,《超越》的叙事焦点和表意重点没有放在对短道速滑项目胜负的呈现中,而是放在了对“短道速滑人”精神世界的刻画里。《超越》所关注的“超越”,首要的不是对对手的超越,不是对计时器刻度的超越,而是对自我的超越,对内心局限的超越。这种对内心局限的超越,如陈敬业在选拔赛领先的时候“让位”给郑凯新后所说“我让的不是你,我让的是我的队伍、我的祖国”;如郑凯新之所以愿意离开故土、执教青岛,是因为这样做可以给侯思源、徐朵朵换来不再窘迫的生活。而陈冕最后战胜严秀晶的决定因素,是她剪掉了长发,重拾快乐滑行的自在。“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超越》正是以自胜为表现重点,进而深刻诠释中华体育精神。

  一部青春励志剧

  几代人拼搏精神传递

  《超越》是一部写给青春的励志剧,不只一代人,而为每一代人。作为涉及各个年龄阶段的长时段故事,它没有采用角色群像代际递接的叙事结构,即讲完一代人的故事,再接着讲下一代人的故事,而是以代际交叉的结构,将中国三代短道速滑运动员、教练员的故事求同存异“混编”在了一起。由此,1989年1月开始的黑龙江短道速滑队故事,与2014年7月开始的青岛短道速滑队故事,以对位的形式徐徐展开、交替呈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传统叙事方式,在《超越》里衍生为“花开两簇各在一树”“天地虽不同,当春共发生”的新鲜样式。于是,1989年被“拽进”黑龙江短道速滑队的17岁小伙子郑凯新,和2014年力图“挤进”青岛短道速滑队的16岁小姑娘陈冕就成了“同龄人”,“超越”时空地各自演绎出一段段短道小传,相得益彰,相互成就,也相映成趣。

  《超越》在起承部分采用的代际角色交叉叙事,不仅是本剧故事的“打开方式”,也是本剧凸显“青春共同体”的立意所在。在《超越》中,陈敬业、江宏、郑凯新与陈冕、向北、罗竹君是两代人,但作品没有刻意放大与厚描“代差”,而是不遗余力地突出“同德”。陈敬业的“大哥”形象与侯思源的“大姐”形象何其近似,郑凯新的“恃才”神态与罗竹君的“傲物”神态异曲同工。十七八岁的黑龙江队喊出的口号是“龙江速滑、奖牌全拿”,十六七岁的青岛队以“青岛短道、舍我其谁”与之相应。在讲述代际交接史的作品群里,《超越》超越了以往诸多行业剧惯用的以80后、90后为青春角色的细分标识,来硬性区隔两代人乃至三代人的做法,而是强调同心同德、同道同向,这是特别值得称道的。《超越》在起承部分将两代人的青春故事叠合起来,在转合部分又将两代人的轨迹融合起来,将同工的异曲汇入共赴北京冬奥会的交响乐中。

  超越,在来路上,也在征程中。

  (作者为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

【编辑:袁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