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爆料:朔尔茨向中国传话,称将延续默克尔对华政策!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曾经代表朔尔茨,向中国的领导人转达了朔尔茨希望延续默克尔对华政策的信息!”

近日,一位欧盟外交官向德国《经济周刊》透露了这一消息,柏林外交界也已证实了这一点。《经济周刊》报道称,在这次今年10月进行的通话中,通过米歇尔之口,朔尔茨不仅称自己支持欧中全面投资协定,还表示,对中国持强硬态度的两个联盟伙伴绿党和自民党将“受到控制”。

在这次通话进行的时候,德国的组阁谈判其实还没有开始。但形势当时已经明显:绿党和自民党都将公开支持改变对华政策。事实上,两党在组阁协议里也确实明确提及,“我们正努力在对华政策上实现跨大西洋密切协调,并正在寻求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以减少战略依赖。”

德媒《每日镜报》对此评论称,这一主张“将明显背离默克尔时代的务实方针”,而朔尔茨传递出的对华态度或将导致新联邦政府在外交路线上爆发首次争端。

一位政府发言人向《经济周刊》证实,朔尔茨在联邦大选投票后曾与默克尔就中国话题进行对话,据知情人士透露,默克尔对德国未来的对华政策表示了担忧,朔尔茨随后派出时任联邦外交部长的海科·马斯参加组阁谈判,任务是“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

在任已超过13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也于本周移交出了职位,他的继任者克里斯托夫·赫斯根(Christoph Heusgen)从2005年到2017年一直是默克尔的安全政策顾问。

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伊辛格表示,不相信交通灯联盟会改变对华政策的方向:“在我看来,组阁协议并不是一份对华檄文,奥拉夫·朔尔茨不能、也不会试图与中国翻脸。”

“网红专家”出任卫生部长!德国新政府内阁成员名单出炉

在新冠病毒席卷德国上下的今天,谁将担当下一任卫生部长,一直是大众颇为关注的话题。今天(12月6日),靴子终于落地:候任总理朔尔茨宣布提名社民党籍的卡尔·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为下一任卫生部长。

说起劳特巴赫的名字,人们可能并不陌生。疫情期间,劳特巴赫多次就防疫问题发表言论,还多次参加相关主题的脱口秀。身兼医学教授和联邦议员两个身份的他,可谓不折不扣的“网红专家”。对于这一提名,候任总理朔尔茨表示,新冠疫情还没有结束,这一点非常重要,而很多德国人都希望下任卫生部长是一名专家:“他的名字就是卡尔·劳特巴赫,他会做得很好。”

提名劳特巴赫出任卫生部长的决定,得到了各方的一致赞扬。基民盟政治家诺伯特·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即对这一人事安排表示欢迎:“基于他的个性、智慧和承诺,劳特巴赫在社会中获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信任。”绿党籍的健康专家雅诺施·达门(Janosch Dahmen)也称,劳特巴赫的专业知识和科学方法将为行政部门抗击流行病带来巨大的助益。

最为这一决定感到欢欣鼓舞的还是医学界。菲尔绍住院医师协会(Virchowbund)主席德克·海因里希(Dirk Heinrich)表示任命劳特巴赫为卫生部长是抗击疫情期间的一个正确选择:“科学是民粹主义的天敌,所以说,我们只有依赖事实和果断的行动,才能战胜这一流行病。”

不过,出任卫生部长后,劳特巴赫也必将面临更多来自反对者的压力。劳特巴赫向来主张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措施,以应对当前的新冠疫情。时常在媒体抛头露面的他,成为“新冠否定者”、“反防疫措施者”的眼中钉。据悉,曾有人将一个显示新冠阳性的试纸寄给了劳特巴赫。某次采访中,劳特巴赫也坦言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如今,对劳特巴赫出任卫生部长的批评意见主要来自德国选择党,该党议会党团主席爱丽丝·魏德尔(Alice Weidel)即称“这对德国而言,实在是再糟糕不过了。”

成为卫生部长后,劳特巴赫恐怕很难再像往常那样频繁地参加脱口秀了。就在昨天,劳特巴赫还参加了德国著名脱口秀电视节目“安妮·威尔”(Anne Will)。在节目中,劳特巴赫表达了对疫苗接种义务的支持,他表示:“不推行接种义务,我们就无法成功。”在作为新内阁成员的简短发言中,劳特巴赫表示他将使卫生系统变得更为强大,德国终会赢得抗击疫情的胜利,而疫苗就是当前的“出路”。且不知劳特巴赫的承诺如何兑现,但可以想见的是,新的卫生部长将会努力推行更为严格的防疫政策。

到今天为止,朔尔茨政府的内阁成员名单已基本出炉,在17名成员中,女性占了8位: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社民党

总理府负责人:施密特(Wolfgang Schmidt),社民党

副总理,经济与气候保护部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绿党

财政部部长: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自民党

外交部部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绿党

劳动与社会事务部部长:海尔(Hubertus Heil),社民党

司法部部长:布施曼(Marco Buschmann),自民党

家庭部部长:斯皮格尔(Anne Spiegel),绿党

交通与数字化部部长:威辛(Volker Wissing),自民党

卫生部部长: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社民党

国防部部长:兰布莱希特(Christina Lambrecht),社民党

环境部部长:莱姆克(Steffi Lemke),绿党

教育部部长:施达尔克-瓦清格尔(Bettina Stark-Watzinger),自民党

内政部部长:费瑟(Nancy Faeser),社民党

建设部部长:盖维茨(Klara Geywitz),社民党

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部长:舒尔茨(Svenja Schulze),社民党

农业部部长:厄兹德米尔(CemÖzdemir),绿党

(欧洲时报德国版实习编辑杜浩综合报道,转载请注明公众号GermanReport)

德国推出史上最严防疫措施!零售业执行2G规则,推行疫苗接种义务

为应对德国当前的新冠形势,看守总理默克尔、候任总理朔尔茨及各联邦州州长于本周四(12月2日)进行了新一轮的磋商。在这场“抗疫峰会”中,联邦及州政府达成了统一意见:只有更严格的防疫措施才能“救德国”!

对于峰会确定的防疫措施,用“史上最严”来形容都不过分。那些至今还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更多的不便:根据新的决议,除非已接种疫苗或已痊愈,否则私人聚会只能限于一个家庭单位,最多只能有2名来自其他家庭单位的人员。此外,餐厅、电影院、剧院和其他休闲场所都将统一实施2G规则;同时,这些场所也可以适用2G+的规则,即要求持疫苗证明或痊愈证明的人也必须接受新冠检测。

更受瞩目的是,德国的零售业也将统一适用2G规则,而不再取决于当地的感染率,但满足日常需要的商店(超市、药店等)除外。这意味着未接种疫苗的人将被剥夺“逛街血拼”机会:这类人哪怕有阴性检测证明,也不能愉快地逛街了。

对于各种文娱活动,决议要求,除了适用2G规则和口罩义务外,室内活动的参与者必须限制在50人以内,室外活动的参与者必须限制在200人以内。如果感染率突破350,那么私人活动(如婚礼)也必须接受上述限制。对于足球比赛等大型活动,占座率只能在30%到50%,室内和室外最多容纳的观众数量分别为5000和15000。决议指出,感染率高的联邦州应尽可能取消各种活动或举办没有观众的“幽灵比赛”。这表明,上周5万球迷齐聚科隆足球场的“盛况”暂时不会再出现。

联邦及州政府还一致明确,应交由联邦议院表决是否推行一般性的疫苗接种义务。早前,候任总理朔尔茨已公开表达了赞同疫苗接种义务的立场。即将卸任总理的默克尔表示,应当由道德委员会在年底前就疫苗接种义务的可行性提出建议,然后由联邦议院进行辩论和投票。默克尔的这一表态和她之前不会强制人们接种疫苗的承诺已是大相径庭。

若疫苗义务成为现实,那些拒绝打疫苗的个人将面临巨额罚款。然而,打完两针疫苗的人也并非“高枕无忧”了。联邦及州政府认为,应当确定一个疫苗证书的有效期限。默克尔指出,欧盟正考虑将这一期限确定为9个月。

推行强制接种义务、更大范围的2G规则以及更严格的接触限制,联邦及州政府这轮磋商的决议可谓是疫情以来德国打出的最重磅的一拳。相比而言,决议中类似禁止新年前夕燃放烟火爆竹的规定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这轮磋商也再次让人们看到了德国防疫政策的起伏不定。在疫情持续严峻、新变种的威胁仍不明朗的当下,政治家们也不再在乎什么言行一致了。

也许是为了辩护这一不同寻常的决议,默克尔表示:“我们得理解现在的情况有多么严重。”显然,即将在下周正式卸任总理的她,也不想留给下届政府一个抗疫的烂摊子。参与策动这一史上最严格的防疫措施,或许是默克尔留给德国的最后贡献。

德首例奥密克戎本土感染,无出境旅行史!防疫峰会紧急召开,朔尔茨支持强制接种疫苗

数天来,于南非发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奥密克戎”令全球忧心忡忡,多个国家先后报告称本国发现感染病例。今日(30日),德国萨克森州莱比锡市发言人宣布,莱比锡一名39岁男子已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但他没有去过国外,也没有与国外返回的人接触过!

该男子目前已经入院,莱比锡市没有透露有关他健康状况的任何细节,只是称卫生部门正试图摸查该男子的接触情况,但鉴于每天都有大量新病例,这一工作非常艰巨。虽然目前尚没有其他病例报告,但“我们必须假定还有其他人携带着奥密克戎变种四处走动。”

萨克森州是德国的疫情热点地区,今天的最新7天感染率数据为1268.9。在该州许多地方,医院已经超负荷运转。本周三,德国空军即将把该州的数名重症患者运往北威州接受治疗。

此外,黑森州目前有6人被怀疑感染了奥密克戎变种,尚未进行确认排序,其中3人来自南非、1人来自津巴布韦,所有人都正在家中隔离。北威州克莱夫(Kleve)也有1个疑似病例,此人已完整接种疫苗,但仍被感染。与其同行的一个人正在隔离中,目前还没有任何症状。其他6名密切接触者中两人的核酸检测呈阳性,这些人也均需要隔离……

鉴于奥密克戎变种和第四波疫情的来势汹汹,今日,默克尔还与朔尔茨及各州州长召开了防疫电话峰会。朔尔茨表示,支持将接种疫苗作为全面强制义务,并赞成在2022年2月之前通过联邦议院的表决使之生效。朔尔茨和社民党甚至希望能将完整接种疫苗证明的有效期缩减至6个月,因为疫苗的保护效力会逐渐降低!

此外,朔尔茨还有意收紧《感染保护法》,以便各州可以有针对性地关闭俱乐部和酒吧等场所、取消活动、对热点地区实行区域封锁、对未接种疫苗者实行宵禁等。对于在全国范围的零售业内强制引入2G规则,朔尔茨也表示赞成。但这些想法没有在今天形成决议,本周四还将为此启动一轮联邦与各州的防疫峰会。

绿党与社民党同属新的执政联盟,来自绿党的巴符州州长克莱奇曼态度更为明确:他呼吁重新宣布全国范围内的疫情紧急状态!克莱奇曼表示:“如果没有这一决定,我们的防疫措施就会不均衡。”根据现在的《感染保护法》,联邦各州可以关闭文化场所,但不能关闭商店或展会。克莱奇曼称:“如果我们关闭了剧院,但不得不让妓院保持开放,想想吧,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讨论。”

单日新增超7万例,死亡人数已破10万!但还是有好消息?

自新冠在德国蔓延以来,每天激增的数字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坏消息”。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今日(11月25日)公布的数据,过去24小时内,德国各地卫生局总计报告了75961个新增感染病例,德国单日新增人数首次突破7万!

7天感染率也创下了419.7的新高。另一个反应疫情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是每10万居民在7天内因新冠而住院的人数,RKI昨天给出的数据是5.74。据称,在这一指标超过3、6或者9时,各联邦州将会视情况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以应对疫情。此外,截至目前,德国因新冠死亡的人数已累计超过10万人。

在第四波疫情中,RKI几乎成了“坏消息的发布中心”,每天不断升高的数字已几乎使人麻木。而更坏的消息是,该研究所的所长维勒已公开承认,这些数字的背后都有水分。他表示,“对真实数据的低报越来越严重。”维勒预计,真实的病例数应是官方报告病例数的两到三倍,由于感染人数不断增加,各地卫生局已无法跟上计数和报告的步伐。在第一个7天感染率已破1000的联邦州萨克森,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坦言:“目前不可能对所有报告进行完整的处理。”

尽管整个德国都沦为新冠的重灾区,但各联邦州的疫情严重程度仍有差别。在疫情相对缓和的联邦州,重症床位仍有富余。据报道,德国北部的几个联邦州将接受10名来自东德的新冠病人。这意味着在第四波疫情中,德国已启动全国范围内的病人转移。即使未来只有某个州出现疫情失控的情况,全德国各地的重症病房都会面临压力。

各种坏消息之外,人们也终于看到了一些好消息。一个好消息是,欧盟药品管理局(EMA)已建议将生产商生物新技术及辉瑞的疫苗用于5岁以上的儿童。尽管最终决定必须由欧盟委员会作出,但这只是形式问题。据称,德国预计会在圣诞节之前向5岁以上的儿童接种疫苗。对于很多孩子的父母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另一个好消息同样来自疫苗。据报道,在周三(11月24日)一天内,共有10万以上的人首次接种疫苗,而上一次超过10万还是在9月16日,这表明最近有更多的人改变了之前对疫苗的态度。据RKI的数据,目前德国有70.8%的人至少已接种一次疫苗。

毫无疑问,正是疫苗的存在减轻了人们在新冠面前的悲观情绪。尽管近来的感染人数急剧增加,但死亡率也降低了很多,这一点就被很多人归功于疫苗。不过,在被视为“抗疫模范生”、通过疫苗有效控制了疫情的以色列,病毒似又有卷土重来之势。据称,当地的感染人数再次快速上升,有可能迎来第五波疫情。对此,专家解释说,这是因为有100多万以色列人在六个月前接种了第二针疫苗,疫苗的免疫力已经下降。

要知道,以色列是最早推动加强针接种的国家之一,该国已经有43%的人接种了三剂疫苗。若是以色列果真出现第五波疫情,不免给人新的警示:如果疫情再次抬头,是否又需要接种新一轮的加强针?疫苗虽好,但一直打下去,不知谁吃得消。

默克尔丈夫罕见发声,称拒绝疫苗德国人“懈怠懒惰”!

作为“默克尔背后的男人”,现年72岁的量子物理学家约阿希姆·绍尔一直非常低调,很少在公共场合亮相,也闭口不谈时事。然而近日,绍尔却罕见地在意大利媒体上发表了他对德国疫苗接种率低一事的意见!

绍尔此次前往意大利都灵,是为了领取他成为科学院新外籍院士的证书。在接受《共和国报》的采访时,绍尔针对德国的疫苗接种率表示,“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不遵循科学。这要部分归咎于德国人的某种懈怠和懒惰!”

至于另一部分原因,绍尔认为与“个人信念”有关:“这部分人表现出的是一种对‘疫苗专政’的意识形态反应。这适用于所有教育层次,包括一些学者、医生和科学家也是如此。”

目前德国人口的疫苗首针接种率为70.6%,完整接种率为68%,是西欧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而在葡萄牙,目前的完整接种率接近87%,符合接种条件的人几乎已经全部接种完毕。

意大利的首针接种率也已达到87%,绍尔对此表示,这可能是因为意大利在第一波疫情中的情况格外艰难:“我记得一些很有冲击力的画面,比如成列的军用卡车在运输棺材。”绍尔认为,这一情况可能也有助于说服人们“在正确的时间采取行动”。

此外,这位量子物理学家还感叹称,总有一些人会拒绝科学知识,但这种态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明显过,“科学很重要,如果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投身其中就好了。”

德国的疫情形势依然焦灼不减,缓和遥遥无期。全国7天感染率自11月8日以来每天都创下新高,今日已达到399.8!7天住院率也已在本周一达到5.28,根据规定,当该参数超过3、6和9时,联邦各州均可推出更严格措施来抗击疫情。

美国也在本周对德国发布旅行警告,将德国旅行健康风险定为4级,亦即紧急警告的最高级别。丹麦也发布了类似的旅行警告。相比之下,德国在11月中旬才刚刚将美国从高风险地区名单中删除。

默克尔退休前再次疾呼:疫苗和2G规则都不足以应对疫情!

对于当前德国新冠疫情的严峻形势,德国看守政府总理默克尔再次表达自己的担忧。在本周一(11月22日)基民盟联邦执行委员会的会议上,默克尔向世人疾呼:“我们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情况。”

默克尔表示,如今的感染人数每12天就翻一番,这必然会影响到重症病房的占用情况:“你必须立即让指数停止增长,否则你的行动能力会到达极限。”她直言,眼下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情况非常非常紧张,我们目前所做还远远不够。”

根据当日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德国单日新增感染人数为30643,而作为衡量疫情的关键指标,德国7日感染率已升至386.5,又一次到达历史峰值;在一周前,这一数值还是303。

对于当前政府大力提倡的疫苗接种,默克尔坦言,疫苗虽然很重要也很正确,但它只具有长远的效果,还不足以阻止当前事态的发展。她还强调,哪怕是实施仅允许已接种疫苗者和已痊愈者进入特定场所的2G规则,也已经不够了。

最让默克尔担心的一点,是德国自本周四(11月25日)之后,将结束目前的“全国疫情紧急状态”,其背后的依据是“交通灯联盟”所推动的《感染保护法》修订法案,这一法案已先后由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批准通过。

据此,在结束紧急状态后,联邦各州将无法制定一刀切的防疫措施。要使此类措施生效,各州必须在周四之前公布其措施。这一期间制定的措施将适用至12月15日。在疫情尤为严重的萨克森州和巴伐利亚州,当地州政府即赶在紧急状态结束前公布了本州的防疫新规。

结束紧急状态以后,州政府仍可制定2G或3G等限制进入公共场所的防疫规定,只是不得在本州范围内关闭学校、餐馆、酒吧等设施。尽管如此,对于未来执政联盟所推出的这一新法案,默克尔毫不掩饰她的批评:“我个人认为,解除疫情的紧急状态根本没有意义,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心理信号。我希望,各州至少能够延续目前已有的措施。”

默克尔未来可能的继任者朔尔茨则认为,新《感染保护法》提供了“比以往更为广泛的措施”。《感染保护法》的新规包括工作场所的3G规则、公共汽车和火车中的3G规则以及疗养院中的强制性检测等等。显然,在默克尔看来,这些规定都是远远不够的。默克尔退休前对疫情的表态不可不谓“痛心疾首”,然而,在权力接棒者的手里,德国的抗疫之战会是怎样的走向,仍是扑朔迷离。

日增6.5万!RKI称几周后每日将病亡400人,而交通灯联盟还在甩锅给联盟党

就在一星期之前,德国首次日增5万新感染病例的时候,恐怕还没人能想到这还远非最高点——今天,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就宣布,过去24小时内德国登记的新增病例达到了65371例!

另外,7天感染率达到336.9,也创下了新高。而这一指标此前的最高记录319.5才刚刚出现在前一天,一周前则为249.1。

作为是否收紧防疫限制的最重要参数,最新的7天住院率也上升到了5.15。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维勒还透露称,新感染病例数正在急剧上升,实际数量可能比已知的要高得多。且近日的新冠死亡率达到了0.8%,这意味着如果德国疫情继续按日增5万例的速度发展,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每天就将有400多人死亡……

今日(18日),联邦议院投票通过了“交通灯联盟”主张的对《感染保护法》的修改。根据新法,德国全国的工作场所和公交工具都将适用3G规则,针对养老院、疗养院和诊所等特殊设施,员工和访客无论是否接种疫苗,都需强制履行检测义务。

然而,交通灯联盟不想再采取任何封锁措施,既不想限制出行、禁止举办活动,也不愿让餐厅、企业或学校再有机会关闭!只有在各州议会通过的情况下,个别针对休闲、文化、体育部门的限制或禁令才有可能实现。联盟党对交通灯联盟的这一修正案已表达了反对,但由于后者议席数占优,该修正案最终仍然得以通过。

为此,联邦议院中一度吵成一团。自民党议员布施曼(Marco Buschmann)称,对所有人都实行封锁措施,就是“对每一位愿意团结并主动接种疫苗者的惩罚”,社民党明星政客劳特巴赫则表示,现在的疫情严峻形势应归咎于联盟党。选择党议员西切特(Martin Sichert)更是由于拒绝接种疫苗,只能在观众席上发言。

西切特指责称,疫苗比病毒本身更危险,还举出了联盟党议员穆勒(Sepp Müller)接种加强针后仍感染新冠的例子,作为疫苗无效的证据。而穆勒当场反驳表示,正是由于接种了疫苗,他的感染过程才变得“非常温和”,“感谢上帝,我接种了疫苗!”

联盟党执掌的看守政府目前希望,德国能将11月25日即将到期的“全国疫情紧急状态”继续延长。联盟党认为,交通灯联盟拒绝延长该状态的决定是走错了方向、是不负责任的,“这会把工具从各州手中夺走”。本周五,德国参议院还将为这份《感染保护法》修正案召开特别会议,由联盟党控制的部分联邦州已放出风声称,一旦会议结果不如意,它们就将联合拒绝该修正案。

谁在死于新冠?德媒爆出统计数据!7天感染率已跃至319,日增又超5万!

德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直逼10万大关,尤其在第四波疫情之下,连日来每天都有200余人不幸病亡。民众于是纷纷发问:既然完整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67.6%,首针接种率更是已超过70%,第四波疫情为何依然如此凶猛,病亡者究竟是哪些人?

德媒《图片报》近日就在报道中列举了一组相关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在11月的第二周,德国新冠感染死亡者中竟有41.7%已完整接种了疫苗!

这一数字乍看的确触目惊心,但报道随即指出,这些接种后仍感染病毒死亡的德国人里,实际有71%的年龄都已超过80岁。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曾经表示,无论疫苗接种情况如何,死于新冠感染的风险都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显著增加。目前,在德国全部新冠死亡者中,86%的人年龄都在70岁以上。

老年人的免疫系统较弱、常有既往病史,且疫苗接种效果在老年人身上消减得更快。在多家医院主持卫生工作的教授扎斯特罗(Klaus-Dieter Zastrow)介绍称,“重症病房中只有极少数感染者是单纯因为新冠感染而进去的。大多数人正在接受其他一种或多种疾病的治疗,比如癌症或心血管疾病。不幸的是,这往往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这意味着,接种疫苗后仍因突破性感染而死亡者其实是寥寥个例,疫苗的防护作用仍不容轻视。来自几个联邦州的数据也表明,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新增感染比例明显高于已完整接种者。例如,在全德完整接种率最低(不到60%)的萨克森州,已接种人群本周最新的7天感染率仅为64,而对于未接种人群,这一数值已经达到了可怕的1823……

另一方面,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最新可用数据,从10月18日至24日,在未接种疫苗的18至59岁人群中,因感染新冠而入院的人数是该年龄组接种疫苗人群的6倍;在60岁及以上年龄组中,未接种疫苗群体的住院率是对照组的4.7倍!科赫研究所因此反复强调,疫苗接种虽然不能提供100%保护,但仍能有效降低住院率和重症率。

德国疫情数据今日又创新高,24小时内,新增感染人数达到52826例,7天感染率也已疯涨到319.5。重症患者数升至3280名,其中有51%的患者必须接受人工通气。即将正式执政的“交通灯联盟”已表态拒绝再度推行封锁措施,因此即使疫苗的防护作用显著,深居简出恐怕也仍是今冬的最佳自保策略……

这个州30%死者接种过疫苗!全德7天感染率已超300,乘坐公交火车将需3G!

第四波疫情之中,巴伐利亚州又一次成为热点地区,新增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在迅速增加。但与此前不同的是,近日在该州,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竟有近3成已完整接种过疫苗!

根据该州卫生办公室的数据,从10月4日至31日,该州总计372例死亡病例中有108人生前接种过两针疫苗。在11月第一周,这一比例虽然略有降低,但仍达到了26%。

该州卫生办公室为此解释称,这些死者大多数都在80岁以上,许多人患有其他疾病,并不能确认感染新冠是直接死因。此外,老人接种疫苗是在今年年初,免疫力已有所下降,这也是加强针接种尤为重要的原因。但即便如此,德国目前的疫情形势也已足够触目惊心。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本周一(15日)宣布,德国最新7天感染率已经达到了骇人的303,而这一数字一周前还是201.1,上个月更是仅为68.7!虽然当日的新增病例数为23607,比起日增5万例的上周有所回落,但德媒《明镜》周刊也指出,这很可能与周末的统计工作有所延迟有关……

所幸,虽然新增病例数实在惊人,但最新公布的7天住院率数据为4.7,比起去年圣诞前后的最高点15.5还是有相当的差距。可见针对预防重症,德国超过67%的疫苗完整接种率仍有显著效果。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索性破罐破摔。鉴于德国的“全国疫情紧急状态”眼看就要在11月25日结束,即将正式执政的“交通灯联盟”已同意了更加严格的《感染保护法》修订案。只待本周四投票通过,防疫规定就将大幅收紧。新法规将加强对未接种疫苗者的限制,例如在乘坐包括火车在内的公交工具时,乘客必须遵守3G规则,这意味着未接种疫苗者此后上车前必须出示阴性检测证明。

此外,各联邦州政府虽将失去限制出行的权力,也无法再强制要求零售店铺、餐饮业、酒店或体育俱乐部暂停运营,但如果本州议会通过决议,或仍可禁止或限制休闲文化活动以及集会的举办、宣布禁酒、以及暂时关闭大学。这些措施将适用至2022年3月19日。

鉴于感染人数的疯涨,联邦劳动及社会事务部还在积极推动强制居家办公,相关法律草案也已在“交通灯联盟”的议会党团中接受讨论。草案中称,“针对办公室工作或类似情况,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反对理由,雇主必须提供员工居家处理这些事务的选项。”